新浪收藏

狮语画廊上海空间六月呈现两位艺术家组合双个展

新浪收藏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狮语画廊上海空间六月呈现两位艺术家/组合双个展:艺术家冯力仁的个展“多样性”(Multiplicity)以及与艺术家计文于& 朱卫兵的个展“这边都是事”(Affairs Going On!)。

在狮語画廊上海空间一楼展厅,这个位于武康庭昔日法租界的老洋房内的白盒子空间里,艺术家冯力仁带来的7件雕塑作品营造出一个冷静、温暖、又克制的“多样性”场域。

生於香港、留学加拿大,在从事工程师职业多年后,冯力仁的工作重心转向艺术创作,1993年他修毕香港大学校外课程所举办之现代雕塑文凭课程,同年随唐景森先生习木雕;2014年起,他被委任为香港艺术馆专家顾问;2018 年他获得香港政府民政事务局颁发嘉许状特予嘉许促进文化艺术方面的发展贡献。

冯力仁对于现代都市人们的生活境遇有着更多的感同身受与体悟,他的作品探讨中产阶层的生存状态,以及日常所面对的挑战。他将自身的经历与感受融入作品,精心的刻绘和诠释了人类的生存状态,引发观者共鸣。

标志性的木雕作品,木头的温润质感、精细的手工感、与水泥冰冷坚硬的人工特质形成强烈对比,令人联想高楼林立和自然环境不断被侵蚀的香港,这不仅是冯力仁所生活的香港,也是每个人所身处的这座城市。

近年来,他的创作材质延展至更多不同媒介,带来观察社会更多的想象空间,就如本次展览名“多样性”所言,展现出一种对于当下城市与社会系统的多纬视角。

频繁的人口流动、高强度的生活节奏、变幻不定的生存样式、愈来愈疏离化的交往以及浮躁的生活气息,都使现代人容易迷失自我与方向。无疑,这是身处于城市之中人类的共性。

冯力仁更像一位城市观察者,在他看来,与居住在社区外的个体相比,观察一群人总是相当有趣。如其自述中所言:“不可避免的是,城市越来越多元的同时,也越来越两极化。有些人如同群居动物一样因袭彼此的行动和思考,而有些人则茕茕孑立,卓尔不群。”

他将这种对“人“细腻的观察融入自己的作品之中,经常出现的身穿衬衣和西裤小型人物是他的象征性的形象,模糊的面部人物形象弱化着对于个体形象的认知,而网状结构则让人联想起复杂的社会结构:被层层网状结构困住的人物,就如这张社会之网,纵横交错着每个人生活与工作的种种琐碎。

其作品于2008年入选香港艺术中心三十周年艺术奖, 2005年入选香港艺术双年展, 1993年入选视觉艺术协会举办之”视艺创明天”视觉艺术创作大赛, 1996 及1999年均入选夏利豪基会艺术比赛。艺术家曾参与多个海外、本地及内地展览,作品在香港、内地多个商场及公共空间交流展示,被众多私人、机构、大学及博物馆收藏。

计文于,1959年出生在上海。1980年毕业于上海市工艺美术学校,1988年毕业于上海轻工业专科学校装潢美术系;朱卫兵 ,1971年生于黑龙江,计文于& 朱卫兵主要个展包括:上山·下山, 诺金酒店, 北京(2016);计文于&朱卫兵: 跟着! 跟着! 跟着!, 香格纳M50, 上海(2011);举花的人, 计文于 & 朱卫兵, 香格纳M50, 上海(2007)。

对于观者而言,“通俗”与“荒诞”、 “戏谑”与“玩笑” 是计文于和朱卫兵艺术作品的表象,这些特质不仅贯穿计文于绘画创作中 ,也体现在他与妻子朱卫兵共同合作创作的以“布”为主要材质的软雕塑作品中。

从绘画转向软雕塑创作,计文于用“布”找到对于自我的挑战与突破口:“布有它的缺陷性一面,但也凸显了它的特点。它随意、它随和、它温暖、但又不易被摆布,它有它的性情和个性,它把种种搅合在一起,并发出无穷的可能性。”

成群的“人型布偶”是计文于& 朱卫兵软雕塑作品常见的艺术形象,这些或普通日常、或戏剧化的场景式营造,不仅以一种浅显易懂的方式演绎再现了从特殊年代延续至今的记忆图像,狮语画廊上海空间二楼展厅中,这些“人型布偶”所构建出的众生相既带来一种普通人的视角,也是当下社会中群体特性真实反映。

艺术评论家、策展人冯博一曾撰文指出,计文于和朱卫兵的作品让我们在视觉层面能获得整体上的轻松和愉悦,但当我们沉浸于每一个看似荒唐的场景时,又可以非常鲜活生动地感受到某种人性的乖张,生存的悖谬,以及创作主体对社会现实的质疑态度:“这种荒诞方式在于他们以戏剧化的结构、形态设置了作品的语境,表达了中国现实急剧变化的游戏性、虚拟性的生存情境,同时又隐藏着 ‘存在便是一种荒诞’的思想背景。”

艺术家以一种特有的诙谐幽默的方式呈现对当下社会的多维思考,这种近乎感性的创作方式同时带来最为鲜活与真挚的表达,这些作品看似轻松随意的背后,展现的是中国近几十年来现代化过程中社会变迁和文化现象的微观缩影,也是社会进程中人们的失落与狂欢、痴迷与惊醒、进步与后退。

本次展览将持续至7月13日。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