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收藏

前行——当代艺术九人展在山水美术馆开幕

2018年12月6号,在北京山水美术馆举行了一场有九位艺术家参与的当代艺术展,展览的主题为“前行”,意寓在艺术上需要不断开拓,不断前进。此次参展的艺术家分别是:陈淑霞、蒋焕、李天元、马东民、王文生、赵斌、杨波、张方白、周洲舟(排名不分先后)。这次展览,共展出作品近50幅,绘画题材的选择有历史、当代、静物、人物、风景等多个方向,表现材料涉及国画、油画两大方面。

在这次展览中,我们可以看到,参展艺术家均为60后一代,也是目前国内当代艺术的中坚力量,并在各自的探索领域都有所建树。

关于这次展览的发起和形成,策展人赵斌说道:“主要是大家都在做当代艺术,在思想上比较一致,而且在当下,彼此绘画语言也都很有个性,这是我们做成这个展览的一个重要前提”。

透过参加“前行”当代艺术展的艺术家们的视觉图像表达和视觉叙事逻辑,不难发现,这是一批当代艺术不断前行的动力源,他们历经改革开放40年,这使他们获得了思想的解放和人性的解放。他们历经伤痕美术、乡土现实主义表达,历经政治波普和玩世现实主义新生代,再到艳俗艺术和卡通一代,他们在思潮涌动中坚持着自我前行的独特魅力。他们不求闻达,但他们以特立独行的品性品格品位,书写着自我对当代社会和艺术人生的真诚思考和激情表达,弥漫其间的60一代的视觉精神特质扑面而来。

我们不可否认,艺术创作存在着停顿现象,这在中年艺术家中表现得较为明显,尤其是成功以后的中年艺术家,受自身创造力衰微的影响,以及外在名利等因素的束缚,往往会变得因循沿袭、墨守成规。我们常说的“中年危机”,即是指这种地位和观念的固化现象。然而,这个展览的艺术家却打破了常规,通过自我的不断沿革与更新,以及持续的探索意识与试验精神,不仅呈现了自己的创新能力与创作成果,同时也为中国当代艺术丰富了叙事的表情。

观看这次展览的作品,可以看出此次参展的艺术家在其作品中具备的艺术指向,他们一方面在其原有的视觉表达间,隐匿着的是一种苦难悲情意识,另一个方面思想解放和改革开放,也使他们获得了开放的胸襟和宽宏宽阔的艺术视野。这是一批有着自我的精神探求和差异化的视觉表征的艺术家,他们是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切片,一个缩影,但侵润在视觉图像背后深深的精神性,的确令阅读者难忘。

陈淑霞作为“新生代”的代表艺术家之一,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便已在当代艺坛崭露头角,并于九十年代形成了自己趋于日常诗意与内心关照的典型风格。不过,陈淑霞并没有止于日常性表述,而是循着诗意的畅游,不断向人文的纵深空间发展。她的近期作品一反人物题材,而是将视线转向景和物,通过增强画面肌理,简化形式,形成一种空灵寥寂而又斑驳凝重的艺术语言,与中国传统文人画的逸趣关联起来,超越日常的平铺直叙,为当代人提供了更大的精神空间。

王文生也是中国当代艺术界的“老字辈”,出道很早,并曾经作为某个区域的艺术领军人物之一,影响和培养了不少艺术家。近年来,王文生致力于写生创作,强调知与行的结合,写生足迹遍布大江南北。毫无疑问,实地进行写生创作为王文生的绘画注入了不同于学院绘画的勃勃生机。正如他画面中透出的麻点式笔触,梦幻般光影,总能带给人明快、灿烂的意向一样。王文生的作品也因此打破画室作画的拘泥,获得了审美的解放,同时也具有了诗意的品质。

李天元也是“新生代”的代表艺术家之一,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就有作品荣获全国油画展金奖。因此,李天元曾经少年得志,很早就扬名艺坛了。不过,李天元并没有为名所困,强烈的探索意识驱使他在艺术上不断地破旧迎新,以至于经过一段时间对图像的破坏之后彻底转向了观念艺术。近年来,李天元逸出现实之外,开始关注天体运动与时间奥秘,借用摄影等新媒介来呈现宇宙的变化,为当代艺术拓展了认识的维度,同时也带来了形而上的畅想。

张方白是中国当代艺术界的独特个案之一,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便已经确立了自己凝重沉穆、劲健浑厚的画风,与当时的艺术潮流拉开距离,成了一股潜于时代背后的人文力量。这些年来,张方白持续地深度挖掘,不断探索传统精神与当代精神的形式联系,在弱化题材的同时增加了语言自身的表现力,更使其作品具有浑穆苍古、敦厚凝重的气质,给人一种强大的精神感召。 

蒋焕曾是新写实主义绘画的主要干将之一,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便已赢得了市场的亲睐。不过,强烈的当代意识与探索精神驱使后来的蒋焕还是从写实绘画中走出,革故鼎新,转到了观念绘画的表达。他后来的作品多与细节有关,从微观叙事中去观照宏观事物,从语言的最小可能性出发,去探索语言的表现力与丰富性,让我们从中体会到了生命的肌理,同时也感受到了他的语言表达的魅力。

马东民也是当代艺坛的一员老将,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至今,一直与中国当代艺术的命运相伴相生,经历了许多潮起潮落。他的作品呈现了他的人生经历,也折射了他的历史观念。有意思的是马东民的语言方式,不是正视,而是转换,通过烟云的处理,将历史也好,现实也罢,处理成影影绰绰、若隐若现的画面,从而将一幕幕历史镜头和现实场景,变成了超现实的文化景观。

周洲舟在本次展览中虽然年龄属最小,但也是响当当的老资格。早年的周洲舟主要是从事艺术的社会实践,曾做过许多公共艺术。近年来,他回归画室,潜心于自我表达,创作了不少佳作。最近的一些作品,周洲舟是以玻璃容器为题材,借用水墨的表现语言,在简化形式的同时强化了自己的文化个性。

杨波虽然从事艺术创作的时间不长,却是艺术界的“老炮儿”。长期以来,杨波潜心于收藏,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系统而深入的研究。这无疑奠定了他的艺术基调,也为他的绘画注入了传统的人文内涵。因此,杨波一出手便显不凡,笔墨间不仅透着灵气,而且还连接着历史的文脉,既与中国的写意传统相联系,又与西方的抽象绘画相关联。

赵斌是本次展览的最初动议人,也是组织者之一。因此,这个展览能够成形并得以闪耀登场,赵斌功不可没。其实,赵斌的艺术资历非常老,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他便在北京学画,与今天中国当代艺坛的许多大咖均是同学。所以,赵斌是中国当代艺术界名副其实的“老炮儿”。不过,虽然赵斌出道很早,但很长一段时间,他却是游离于当代艺术圈之外,一直在深圳从事动漫绘画。因此,在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进程中,有一段时间赵斌是缺席者。大概正是为了弥补这段空缺,热衷于艺术的赵斌后来还是折回了北京,并放弃原来的动漫绘画,转到了当代艺术的表达。他的绘画极具象征意味,往往是借以动物性来喻意人性,表达了人与社会之间的种种复杂关系。在语言方式上,赵斌吸收了一些动漫绘画的因素,同时,借表现主义的方式加以渲染,使其画面呈现出了丰富多彩的意向,既有严肃性,又有游戏感;既有时代特征,又有人文关怀。

现场采访:

山水美术馆馆长孙越:山水美术馆作为一家比较年轻的民营美术馆,对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关注和支持,也是我们重要的工作和职责之一,三年多来,我们一直在为中国当代艺术家做一些展览,关注和支持当代艺术。这次展览,邀请了这九位中国当代艺术的六零年代出生的目前中国当代艺术领域中坚力量的艺术家,以及杨卫,冀少峰二位学者和策展人,和我们山水美术馆一起策划这次当代艺术展览。我们的核心初衷,是希望山水美术馆在中国当代艺术领域展览的策划和发展方面,有更好的前景。

学术支持杨卫:这九位艺术家都是比较成熟的艺术家,他们在自己的人生领域、艺术领域都有很深的资历,他们创作的风格也都比较成熟,九个人,每个人都独当一面,我们过去有句谚语:龙生九子,各个不同。这九位艺术家,就好比九条龙,所以把这九位艺术家集结在一起做这个展览,也是希望体现在今天当代艺术格局里的多元化的形态。这九位艺术家都是中年艺术家,这次展览,也算是在检验他们的创造力,同时也是希望借这九位艺术家的在中年不断的变化,在各自的领域进行的一些变革,来提提出一个中年艺术危机的问题。九位艺术家代表了今天当代艺术架上绘画的不同艺术纬度,从这方面来说,这次展览是挺有代表性的。一方面展示了当代艺术的不同角度,另一方面也代表了今天九位中年艺术家的创造力。我们也是借此展览,鞭策更多的艺术家,在艺术的道路上不断的更新,不断的创造和变革。

参展艺术家周洲舟:我这次参展的作品都是取自生活里的瓶瓶罐罐,这些东西在日常生活中,大家都能看得到,摸得到。但是于我而言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我把他们定名为:容器,因为在生活里我们需要的是只是它们里面的东西,这个瓶子或者容器,在喝完或者用完以后,它本身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因此这种状态下,我们如果把它延伸、放大,它可以是个汽车,也可以是个房子、或者是一个社会、家庭。大家有时只是把它当做一个微不足道的东西,而我则用我的眼光,去把挖掘它们,用大尺幅度的水墨的形式呈现出来,也算是一个新的切入点。选择这个题材也算是有些偶然,之前有次我把它拍成照片,看到它里面的折射和不规则形的干扰,觉得就是中国水墨在流淌的感觉。这次得作品,我也是用中国水墨来表现的,而且觉得会比西方油画能更好的表现它,这在目前也算是我的艺术诉求之一。而对于中国传统水墨,它对我们传统文化体现的淋漓尽致,我觉得我们可以学习借鉴,但更多的还是要往前走。比如我不会刻意在我的画里去体现这个文脉,甚至会刻意回避。做传统,很容易做的深了,把人做老了,所以我一直反着传统,让自己不断突破自己,一直往前追求。

参展艺术家赵斌:我此次参展的七件作品,皆是以动物的形象进行回归,以拟人化的方式呈现,其实是表达我对社会的一个思考,现在很多社会现象并不如我们看到的表面这么和谐,人与人之间的相处,被粉饰的太过美好,我们真的切身感受的到生活的真实吗?不一定。现在的人们需要都需要放下一些东西,从自我的角度出发,关注自我,关注社会,而不是朦朦胧胧,每天生活在一个笼统的状态里。我以前是做动画片导演的,制作过《海尔兄弟》,《小糊涂神》,《蓝皮鼠大脸猫》等动画片,所以我今天的作品用这种方式来表现,也比较符合我的身份,但是动画片,无论怎样都是给孩子们成长期讲故事的,我还是希望站在现实社会当中,和大人们也聊一聊,用画笔,用艺术来向成人们反馈这么一种社会的现象。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立的生命个体,活着,就需要理性的,清醒的认知。现在的社会像被人织出来的一块绚丽的绸子,蒙住了大家的双眼,很多人都看不到真实的现状是什么,也不拿出本真的状态与人相交,这其实挺可悲的。

展览现场:

( 来源:艺术中国)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