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收藏

同宗互证与拨乱反正

文:北泉轩

鉴识找根据,断代得结论,鉴识与断代是文物研考的基本问题。在探索古钱币铸行的历史长河中,未知永远大于已知。这应该是对古钱进行研考,见仁见智的最大公约数。雁山泉声与永州藏泉二位泉友一致倡导的同宗互证鉴识要诀,则无疑是贯通新知与旧知,未知与已知的金钥匙。因为这种要诀在古钱币研究过程中,坚持了以实证主义为核心,坚持了历史唯物论。

思路一通,古今贯通。举一反三,事半功倍。笔者试图以拙藏,验证同宗互证与拨乱反正的辩证关系,并就教于同好。

1, 一刀平五千的互证。

数据可证:母样长、厚、重,普品短、薄、轻。

2, 大夏真兴母子同宗

4, 开平元宝(折十)金样与子钱。

大同而小异。既形似,又神似。互证同宗。闽国臣服于后梁,年号亦用开平。普品开平存在分别开铸的可能。

45,4,8;38·46克; 41·2,2·5,8·5;20·87克。

5,皇宋通宝九叠篆母子同宗。

大小各异,同版传承。九叠风韵,大篆传神。

6,庆元通宝,母子互证。

以上不同时代,同名古钱的不同形态,或可支持、证实如下判断:

一是,新的发现,或可修正既有结论。例如,“孤品”,“仅见”,“没见过”,“故宫才有,你怎么会有?”之类臆语。在之前,为假说;在之后,为新证。

二是,“权威”无论多么“崇高”,一律皇城根下小草。缺乏具体考证理由和根据的判断或推论,在历史中仅为个人“建言”。未经历史检验的结论,一律视同“假说”。

三是,在历史文物研究和探索的过程中,大家一律平等,都是小学生,或者仅存“年级”之分。只有紧密结合实证,真正有所发现,有所前进的研究者,才有希望达到某个问题的相对顶点。

这些,是否可以算作无据打假,否定民间收藏的拨乱反正呢?!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