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收藏

辽契丹小字“秦王中书令”祭祀符牌译考

文:泉痴山人

昨日陈宁兄又发来两块辽代契丹文祭祀铜符牌,都与河北玉田韩家有关。一块为祭祀韩家第二代主要人物、辽开国元勋首任中书令韩知古第三子韩匡嗣的“秦王中书令”铜符牌:一块为祭祀韩家第三代、韩匡嗣第五子韩德威的“普你·德将军”铜符牌。两牌背均各阴刻了九个契丹小字祭祀文字。由于两牌反映的历史信息较丰富,有重要的纠史补史作用,故笔者拟分两次撰文分别对两牌进行译释考证。今天先译考辽契丹小字“秦王中书令”祭祀铜符牌。

韩匡嗣是辽代顶顶大名的人物,由他开始韩家逐渐进入辽统治核心,成为契丹皇族、后族之外第三大家族,而且屹立百年而不衰。诚为中国家族发展史上的一朵奇葩。韩匡嗣,辽代蓟州玉田人(今河北省玉田县),出生于神册二年(918年),死于乾亨四年(982年)12月8日。曾先后担任过始平军节度使、上京留守、南京留守、摄枢密使、西南面招讨使、晋昌军节度使等。死后,被追赐为中书令。

《辽史,韩匤嗣传》记其生平曰:匡嗣以善医,直长乐宫,皇后视之犹子。应历十年,为太祖庙详稳。后宋王喜隐谋叛,辞引匡嗣,上置不问。初,景宗在藩邸,善匡嗣。即位,拜上京留守。顷之,王燕,改南京留守。保宁末,以留守摄枢密使。乾亨元年(979年)九月己卯,燕王韩匤嗣为都统率南伐。

时耶律虎古使宋还,言宋人必取河东,合先事以为备。匡嗣诋之曰:“宁有是!”已而宋人果取太原,乘胜逼燕。匡嗣与南府宰相沙、惕隐休哥侵宋,十月乙丑军于满城。方阵,宋人请降。匡嗣欲纳之,休哥曰:“彼军气甚锐,疑诱我也。可整顿士卒以御。”匡嗣不听。俄而宋军鼓噪薄我,众蹙践,尘起涨天。匡嗣仓卒谕诸将,无当其锋。众既奔,遇伏兵扼要路,匡嗣弃旗鼓遁,其众走易州山,独休哥收所弃兵械,全军还。

乙亥,帝怒匡嗣,数之曰:“尔违众谋,深入敌境,尔罪一也;号令不肃,行伍不整,尔罪二也;弃我师旅,挺身鼠窜,尔罪三也;侦候失机,守御弗备,尔罪四也;捐弃旗鼓,损威辱国,尔罪五也。”促令诛之。皇后引诸内戚徐为开解,上重违其请。良久,威稍霁,乃杖而免之。十二月乙卯,燕王韩匡嗣遥授晋昌军节度使,降封秦王。乾亨四年,改西南面招讨使,卒。睿智皇后闻之,遣使临吊,赙赠甚厚,统和三年七月丁卯,赠尚父秦王韩匡嗣尚书令。

笔者不厌其详地引用辽史中有关韩匤嗣的史料,一是捋清韩家显赫的源头:主要是韩匡嗣的高明医术,以及他和世宗皇后“视之犹子”的关系。更得益于与景宗在藩邸之谊,既与睿智皇后一族的密切关系。二是为译释“秦王中书令”牌文备下参照物,使观者能一目了然地知道文物纠史补史的能力。

这块契丹文“秦王中书令”铜符牌(见图1、),整体模铸,牌面边饰、阳文均为雕模铸造,平夷牌背由工匠阴刻了九个经有意变造缺胳膊少腿,七扭八歪的祭祀用“密码式契丹文”。(见图2、3、)牌通高117.6毫米,上宽68。毫米,中宽76.1毫米,下宽63.2毫米,厚7毫米,重365.4。(见图4、)牌面五个楷体阳镌契丹小字端庄雄健,瑰丽大气。这几个字是契丹小字常见字,汉译应为:“秦王中书令”,这里要指出的是“王”下的类“不”之字,应不是“位格”或“所有格”,而应是契丹语式中一种特殊形式,即表示上下两词(封号)的不同。笔者臆测,这个字在这里应表示“中书令”是“追赠”(简为一字:‘追’或‘赠’)。当然,这个字在此亦可不译出。

牌背九个阴刻契丹文祭祀内容,汉译大意为:“制攻宋十事,又号父房”。(提出了对付宋朝的十项建议,又获得恩宠于宫籍之中)。

事 制 秦

又 攻 王

号 宋 中

父 十 书

房。 令。

(牌背九个阴刻契丹小字) (牌面五个阳镌契丹小字)

此牌牌文和《辽史》记载相比较,可发现《辽史》明显错误一处。即“统和三年七月丁卯,赠尚父秦王韩匡嗣尚书令。”与事实不符。“赠秦王韩匡嗣”的是“中书令”,而不是“尚书令”。查有辽一代,承唐之制设三省以待汉官,中书省为三省之首。太祖时有实权。太宗灭晋后设枢密院,三省之设渐成虚职。“中书令”亦成使相高官加赠的荣誉称号。“尚书令”是金元时才取代“中书令”,成为中枢之宰的。元编《辽史》作者,以金元官制度辽加官错必难免。

牌背阴文所记之事,公私史料皆不载,应可补史事之缺。《辽史》说燕王韩匡嗣,乾亨元年(979年)十月乙丑满城兵败后,受到景宗怒斥,险些被杀头。多亏皇后引诸内戚为其开解,才死罪得免,杖而赦之。两个月后,十二月乙卯,燕王韩匡嗣又被遥授晋昌军节度使,降封秦王。人们可能疑惑这么大的罪,韩匡嗣怎么还能保住使相和大国王位的?是不是景宗太姑息韩匡嗣了?这个困扰人们千年的世紀之谜,今天终于被这面契丹文“秦王中书令”祭祀铜符牌所破解。

原来韩匡嗣被景宗斥骂杖责后,并设有怨天尤人,破罐破摔。而是痛定思痛,认真总结失败教训,进而写出《攻宋十事》(提出了对付宋朝的十项建议),对满城之失做了深刻捡讨。所以,他获得了景宗的原谅,又被遥授晋昌军节度使,仅降封秦王。

从上面考辨,可知这面契丹文“秦王中书令”祭祀铜符牌,是统和三年七月丁卯韩匡嗣死后三年受赠“中书令”后所铸,用于祭祀韩匡嗣亡故三周年祭,以史实真相公示世人。

文物会说话,本文就是证明。此牌的价值就在于纠史补史,确实难得。最后对陈宁兄慨然提供二牌供我研究的善举,再次表示感谢。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