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收藏

宫中奇:传统上的创新

宫中奇

1949年生,南京师范学院毕业。擅长山水画,间作花鸟画。画风朴实敦厚,雄秀兼备,于传统中出新意,形成了自己独特风貌,2008年评为南京市优秀画家。现为中国美协敦煌创作中心创作委员,南京市文联委员、文联书画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山水画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南京书画院特聘画家,南京市政协书画协会副秘书长、南京东慈书画院院长。

传统上的创新

当前,中国画坛上流派纷呈,各种画法层出不穷,真是百家齐放百家争鸣。中国画虽然进入了多元化的时期,但传统形态中国画的地位始终是稳固的。当然,中国画必须创新。

我们进入历史长河里去看中国画的变革史,无不包含着肯定与否定。在肯定和否定中,中国画曲折地反映了他的时代性和个性。这其中,“变”是发展的动力。就现代的中国画而言,黄宾虹以其浑厚华滋,成了山水画新面貌的一块里程碑。光宾虹、潘天寿、黄秋园、陆俨少等传统型山水画大师是站在前辈大师的肩膀上,用自己的阅历、学养滋润着笔墨,在前辈大师的笔墨程式上创造、总结出了属于自己的新的程式,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了丰富的精神食粮,也奠基了自己大家的地位。他们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走的是中国画自身创新的道路。

在“六法”中“气韵生动”是放在第一位的,这个中的含义似乎是生而知之“骨法用笔”是放第二位的,这意思是眼球花甲作画区做书,用笔是写,不是描。这是玩经过艰苦练习的。中国画重传统就离不开笔墨,中国画必须创新,画家的换面要更新,技法要更新,图式要更新,事实上,中国画再传统挤出上的创新是成功的,否则也不会有旺盛的生命力。

我画山水五十年,七旬回顾,经历了多个肯定、否定的过程,但始终重传统、重笔墨。对王蒙、沈周、石涛、龚贤诸先贤尤为景仰,故变来变去始终摆脱不了他们的影子。近几年抽出时间到大巴山、长白山、贵州赤水河及赣、浙、皖写生,颇有感悟,归来后也创作了一些有新意的作品,真正体会到传统一写生一创作室创新的必经之路,所谓笔墨不是空洞的,笔墨形式与表现内容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是相辅相成的。新技法、新图式固然离不开新观念,但也必须有正确的途径。

我想所谓传统上的创新,不可太在意时代性,王羲之得字现在依然很高,是打破时空的,也不可过分刻意追求个性,个性是追随不来的,更不可以以为别人不懂故作姿态欺世,创新首先玩参悟艺术的高境界,天然才是本质的东西。

作品欣赏;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