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收藏

网展四|临山阅丘·岳泊远中国画展之外师造化系列

岳泊远(岳敏)

号丘山,字泊远,疾远

2001年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敦煌艺术学院

民盟盟员

常州市正衡中学美术教师

常州画院特聘创作员

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常州市书法家协会会员

常州市青年美术家协会理事

岳君

岳君是西北人,大山大川广袤无垠,厚实的黄土地滋养了他,又在江南水乡多年的生活,绿水秀山温婉淡雅,使这西北汉子的国画既大气又有俊秀之美、很受大家的欢迎好评。在中青年画家中是突出的一位。

他为人忠厚,且勤勉好学,多年来不断研习千年传统的技法,笔墨不断长进,千万里路在真山真水中体验写生。使画面有生活气息和时代风韵。

我亦与岳君有砚边交流,一切景语背后皆有情语,山水风骨流传千年,都有灵性,在笔墨的表现上,把自己的情感融入画中,追求灵动之美。

他坚持不断努力,多年来只做一件事,在笔墨表现上下工夫,寻求属于自己的独特艺术语音和符号,他乐在追寻中。

——周世明

心有所往 勤画勤思——品岳敏书画有感

岳敏与我同岁,但小我几月,不幸成为我的弟。

岳敏身形魁梧,憨厚诚恳,一幅西北好汉模样,他对于艺术的勤奋早已是其周围领导、同事、朋友皆知的事实,平日里总是埋头于诗文、绘画、印章、书法等诸多雅事间,令人惊讶。在当今社会中,竟能保持如此心境者已着实不多矣!这或许便是岳敏的过人之处——专业技能出众,绘画、书法皆能信手拈来,又各有味道,实在难得。

观摩岳敏作品,隐约感知到他从艺经历的过程,甘肃天水人的北方山水的苍茫浑厚至温润遒劲的蜕变,过渡的没有过多的做作,自然而然达到今天的状态。这或许就是岳敏“心有所往、勤画勤思”的聪明吧!

“勤”者并不是常人能及的,需具备超强的能力,这种能力便是对艺术的热爱与悟性,当然还需要过人的吃苦精神,因为我们同修中国画,在专业上有很多的交流,竟成为同行中密切交往的同伙。作为美术教师的他,练得书画的好本事,技巧娴熟,从心所欲,值得我认真学习与研究。

岳敏的每一件作品给我的直观感受便是投入:他投入的是全情,而不只是全部体力;投入的是专注,而不是浅尝辄止;投入的是其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而不是简单组合当下的时尚。从中可使人感觉到其书画作品扑人眉宇的文人气息,以及那情在笔中行、意在画中走的直白心迹,笔墨散澹,破解形象,极具水墨禅境,或许这便是其书画艺术感人之所在。而不像当下许多“时尚名家”在追逐名利之时忘却了艺术之本,终日充当印制钞票的熟练工。虽这令人吃醋,但绝不是艺术家所追求的方向。

岳敏所画人物,多以素描造型,水墨略施色彩,反映较为扎实的基本功,我个人比较喜欢他的山水,厚重充实,对宋元山水颇下了一番功夫,他的用笔极快也能够看到其用力所在,与他同行写生,常见其在造景与经营画面上渐趋主动。他对书画痴迷的快感并不是获得了什么大奖,而是在享受体验挥笔泼墨的整个过程。

就岳敏这些年在画上的勤奋足可称道,人到中年如我等,在养家、社会交往之外,尚可追逐初心,也算是一种幸福的生活选择。我们时常对坐闲聊,除了飞机原理、核反应堆及股票信息等,艺术、文化、教学、人生都是我们的选题,吞云吐雾的东拉拉、西扯扯、海聊一番,倒也快活。

衷心期盼岳敏能够长久的保持这份“勤”境,古人云:业精于勤。只有坚定自己的信念,心有所往,追求从优秀到卓越,也对得起这片若如初见的情怀。

——车言宁(作者系常州市教育科学研究院美术教研员)

生命律动 真诚静观——岳敏绘画艺术解读

岳敏是我大学时的同班同学,出身于甘肃天水,求学于西北师范大学,性温智敏,怀仁诚敬,耽于文化而通达事理。在西师读书期间,岳敏饱受先生们的教诲和熏陶,心仪手追,苦研深钻,如一匹在草原上啃青的牧马,迎着艺术之晖,美学之风,思想之音。一心一意地品嚼着中国传统艺术内在的汁液。得笔墨形相、墨华文思。浸淫日久,日现款曲,毕业时以专业综合第一名的好成绩成为同届中的翘楚。

毕业后,虽辗转深圳、常州等地,但恪心积践,悉心以迹,似乎从不向任何颓废的、张狂的或霸气的创作倾向妥协,也从不向媚俗的、撒妒的或甜腻的艺术风向弯腰,他一如既往地抵制着琐碎的日常经验和感官快感,剔除了作品中的华丽和生命中的无聊元素。可以说他的作品,并没有蜷缩在“国画家”这个人云亦云的标签下自生自灭,也没有缠绵于传统笔墨的抒情语汇中不能自拔,他的作品都有着他不同寻常的哲性与诗性互通互动的关照。他的审美理想直面现实人生和生存境况,以高于自然、高于真实的美学标格,把他所由衷的记忆和梦萦魂牵的生命内涵、生存境遇、自然精髓毫无例外地孕育成自己的艺术轮回。

岳敏的绘画艺术虽然从表面看起来与当代无关,但从深层次里考察,我们可以看到一种生动的现代性。一方面岳敏并没有试图以批判和激进的态度去批判现代性的后果,以实验的方式为现代的造物提供批判的图像。另一方面也没有退入到文人的乡愁之中,为逝去的美好年代招魂,躲避现代化带来的喧嚣。而是选择了一条真诚静观的道路,这便是对现代生存的沉思和再审美。在现代化进程中,我们看到的都是人为痕迹的仿像,一种在心灵深处,人对自然渴望的心理投射。

岳敏的绘画题材广泛,尤以人物和山水为佳,人物多以素描造型,水墨略施色彩,从人物或苍茫、或平静、或睿智的眼神中品读人物的精神世界并努力呈现。山水画多作对景写生,讲究笔墨意趣但不落前人套式,得获真实感而能远离西式写生法的窠臼。笔法单纯率真,墨色枯淡而润,将大自然的博大与自己神接寂寥的心境揉在一起,为他的山水画注入了一种孤高不群的气度,形成了他特有的空灵淡雅,返虚若浑的风格特征,并在对传统山水画程式化符号的一系列篡改改中有了统摄全局的灵魂 如同佛教里的禅宗,给观者一种顿悟。一种享受,现代都市生活带来的喧嚣与沉重早已被稀释殆尽。

岳敏是一个勤奋的画家,教学之余,大部分时间都在潜心作画完善自我,在当前大自然人为破坏严重的情况下,以笔墨语言为表达方式,修复人与自然以及人与人之间的紧张关系。使人类逝去山川蒙养的心灵,重新回归,重建对大自然的认知方式,对整个社会和自然的和谐生活有着积极重要的意义。这条路任重道远,愿岳敏在写生、创作的实践道路上,不断走下去。

——王三甲(央美硕士、甘肃省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副主任)

我眼中的岳敏

丘山兄的山水与他的人十分相似,不管丈二还是小品;浅绛还是水墨,都透着一股子西北味,又带着几分江南的灵气。这与他从小在天水习画多年,辗转广东,最后来到江南定居的经历是分不开的。他在中国的地图上画了个大大的圈,使得山水画的气息磅礴而又湿润,正如他肥硕而又妖娆的身影。

每年暑期中小学美术教师写生培训都能看到他的身影。他亦师亦友,粉丝成群,属于吸粉一族。写生时胸中有丘壑,只见他下笔如疾,眼前之景跃然纸上,往往其他老师还在选景理纸时,他已画了一大半,这与他平时笔耕不缀的积累是分不开的。然后进入第二个阶段,大胆落笔后的小心收拾,写心中之景。最后落款,画与文相印,直抒胸臆,堪称是我们写生组中的画痴。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丘山兄的山水临摹直追宋元,写生师法自然,创作相由心生,穷其一生游于艺。

——马郁茜

不忘初心

我和岳老师是林盛阳老师《十年》油画展上认识的,通过林老师介绍,岳敏是一位国画老师,同时我们都是甘肃人,加之我也喜欢画画,一来二往彼此成为书画交流的好朋友。

绘画是岳老师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已经远远超越了他的专业,更像是亲密无间的友人。我和岳老师都在具有丝绸之路之称的甘肃长大,有着对家乡最质朴深厚的感情,同时我们的内心深处都对绘画艺术有着神圣地热爱和敬意。更巧的是,我与他竟是同年同月,前后差一天出生,这是多么令人珍惜的缘分。

岳老师的作品不仅有西北汉子的豪情,也有邻家女孩的柔美。我的画廊“艺郡”有幸展出其多副原创,我们在这里交谈书画心得,以茶会友,品悟人生,挥洒墨水与热血,好不快活。

作品如其人,认识岳老师的人都知道,他性格爽快而随和,极容易相处。在绘画艺术上,他勤奋刻苦,从不怠慢,十年如一日。今年九月,岳老师的母亲突患疾病,需做手术,他白天照顾母亲,晚上在画廊埋头创作,直到凌晨两三点,趴在桌上休息片刻后,再去医院看望母亲……每每夜深人静,画室里只有他独自创作的身影。作画时的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世俗的一切嘈杂纷扰都与他无关,这是一种境界。欣赏着老师的作品,我无比的清楚,这些画作背后有着怎样的坚持和付出。

人最幸运的,就是一直做自己喜欢的事。岳老师数年来,不忘初心,从一而终,潜心研究国画精髓。正是对绘画艺术的激情热爱 ,才让他在艺术之路上走得越来越远。“艺郡”愿能够与这样的艺术家一起学习、一起成长、一起变老。

——王辉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