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收藏

画家余昌宇的大写意花鸟艺术

新浪收藏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余昌宇,字鲸,号渔翁,1942年生于湖北省仙桃市,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清华大学中国书画艺术名家专项课题高研班导师,中国人民大学画院高研班导师,中国职业画家协会副主席,湖北书法创作研究员。

——余昌宇大写意花鸟作品解读

马小依

在当代国画美学形态中,大写意艺术是最具笔墨韵味与生命情怀的。然而想要表达这份情怀,画家必须具有扎实的笔墨功底,深厚的学养积淀,丰富的人生阅历与优雅的人格气质。这些层面都让看似简单易行的大写意艺术,在具体落实到水墨宣泄、情绪张扬、意态饱满等层面时,具备了很大的掌控难度。可以说,大写意艺术是一门厚积薄发的艺术,是一种强调视觉强度的心灵艺术。正是这种难于把控、灵性多变的艺术魅力让很多大写意画家甘愿为之执着坚守,奉献真情。大写意画家余昌宇,即是这其中的一位。他从生活中来,遵循自然法则,又能从写意传统中进行突围,不落俗套,在格调与品味上“自出一格”,在当下尤其难能可贵。

解读余昌宇的大写意艺术,大抵分为三个层次。即:大写的笔墨,大写的内涵,大写的气势。第一,这大写的笔墨,是指在笔墨功夫上兜得稳,立得住,经得起推敲。余昌宇下笔十分讲求拿捏精准的火候与力度,皴擦勾勒,依物象之轮廓,手腕挥毫,妙趣而为;墨法则浑厚稳重,多取沉实之态。第二,大写的内涵,是指随心状物,自然生发。主题内容之刻画,虽源于生活,但并非照搬于生活。

内容到内涵的转化,便是生活由感性到理性的深刻,由具象到抽象的凝练。第三,大写的气势,则指画家用笔精练,用大写的激情,大写的个性,把画面往情境深处开掘。每一点生活小景,平凡之态都化作了笔下的“胸有成竹”。你所能感受到的是画家从迅疾笔触中迸发出来的艺术张力,由“意势”到“动势”,转而上升为“气势”的一种恢宏之势,贯通于画面,畅达于意境。

可以说,因循着大写的笔墨,探索到大写的内涵,并由此凸显出大写的气势,是一个情感层次循序渐进的过程,而这些最终都要服务于一个终级目的:那就是大写的精神。

余昌宇深谙此理。他的作品,看似有迹可循,实则抽象随性。这都是他善于运用笔墨表达的巧妙之处。画家并不囿于物象局限,而是进行了艺术化的迁移,重构与创造。传达一种洒脱、俊逸的精神所在,这扇精神之门一旦被打开,就拓展出不断蔓延、不断创造的各种可能。

余昌宇的写意作品《惠风》,便带有这种爆发性、灵感化的艺术轨迹。一切看似是为画面安排,其实统筹于内心,笔迹之下,心绪奔宕。枝干遒劲,花簇绽放,相互缠绕的墨色与线条,如呼啸之闪电,如风雨之猛烈,一切不可预测,一切都等待画家用画笔的探索来揭示。这种充满偶然性、不可预知所带来的审美快感即是余昌宇大写意艺术的一种态度。敢于尝试,敢于突围,造就了他艺术上的恣意挥洒、声情并茂。

这就是余昌宇大写意精神之所在。画家把这种“寄情于心”,“笔墨抒怀”,投射于画面上,形成张扬与内敛并举,多变与奔放共存的艺术面貌,极具观赏性的同时,又凸显出主题构思的丰富性与差异化。不得不说,画家余昌宇那种从内心深处流露出的真自我、真性情,是他持续创作的最大源动力,也是他大写意作品的最大魅力。一个优秀的画家既是画生活,也是画自己,更是画生活。

余昌宇作品中有一个明显的形神关系的转化,极富深意。在开始刻画形象时他是一个物我相合、情感不断投入累积的状态;而到了绘画的高潮部分时,情绪也随之到达高点,这时他笔下的花卉、鸟雀充满生气,物象的神采鲜活跳动起来。由此,余昌宇将“自我”从画面形象的藩篱中突破解放出来,不再为笔所使,不再为画所困,情绪的不断积累、控制到爆发后的宣泄,将作品从“物我相合”实现了到“物我两相忘”的深度转换。即“目不见绢素,手不知笔墨”。

所以,从这个层面讲,大写意艺术是门槛极高的一门艺术。

通过鉴赏余昌宇的作品,总能感受到他持续创造的艺术能力。在水墨淋漓的写意图景中,他不仅强调黑、白、灰层次上的过渡与变化,更能挖掘出色彩对于水墨冲融所带来的气质上的凸显。他善于通过施色,强调视觉的冲击力,渲染烘托意境之美。作品《听泉》、《野逸图》中,以暗灰色的基调统一整体,再辅以局部红黄相间的花卉,或是绿色的秀竹,使得画面既有冲突,又有对比,设色浓重沉郁,隽美中略显肃重;而作品《赏花图》、《花为媒》的用色单纯饱满。

画面以灰色为土地、蓝色为枝干、或红色或黄色的花朵交错期间,显得生机盎然。可以看出,余昌宇试图以色彩的视觉呈现传递出内心的生命力量,每一片颜色既相互独立,又互补统一。都带着澎湃的激情,大胆的构想,都是他心之状物交织出来的自然万象。墨色流彩,互冲互融,自然之趣,跃然纸上。这是大写意应有的华彩乐章,应有的激昂旋律,这更是对“大美无言,大音希声”的艺术之境弥散而来的一片生机勃发的生命景观。

从某种程度来说,画家余昌宇,取无法之法,既遵循笔法,又摆脱笔法。以笔墨线条之韵味立意精神。余昌宇十分讲究线条的节奏感,或短促,或绵长;或疏散,或细密;或遒劲苍辣,或柔中带刚。没有固有的程式,没有法则的安排,一旦下笔,如野马脱缰,自由驰骋,线条或中锋持力取其韧,或侧锋皴擦应其形。随心绪游走,线条如激昂的旋律:抑、扬、顿、挫抒尽胸中兴致;起、承、转、合妙写傲骨精神。

心是灵动的,线条即是灵动的,每一点笔触间的变化都拒绝刻意经营、拒绝模式雷同。只有饱含那份自然意蕴、变化出新才是线条真正的生命。余昌宇,用他画笔下的线条画活了世间万物的情态,他是为大写意而歌,是为自由心灵而画。作品《浦江渔歌》、《高梧栖凤图》中,线条疏密相间,主次关系对比明显,时而粗重,时而轻盈,既有层次,又有错落,处处彰显强弱之变化。余昌宇赋予线条以力量、以魂魄。线条,是他大写意艺术的风骨,是画家鲜活的灵魂。

从写意到“意写”,余昌宇追求的大写意风格不是安适的,不是静谧的;而是充斥着浓烈、苍劲、浑厚与刚性的艺术。这些特质正是缘于他从写意到“意写”的深层领悟,也正是他个性化的风格所在。画家余昌宇摒弃了那些浮于表面,“为写意而写意”的矫揉造作、词不达意,他直指大写意的气质状态和精神归向。以吾之道体会自然之道,打开心中“意写”的精神场。只有这样才能以吾之心境体会物象之心境;吾之磊落触发物象之磊落;吾心之奔宕造就物象之奔宕;吾之冥想落定物象之冥想。

画家余昌宇将一切蕴含于胸的情绪,化为意念,落下最生动的笔触。这应是一个不断燃烧,不断升发的过程,让创作的欲望像炽热的火苗,铺叙在画面上,形成独一无二、不可重复的情感图景。任情绪翻涌,任思想推动,在审视自我中“由意而生”,觅得气韵,也觅得真我。从这个精神层面来说,我把大写意艺术,称之为:修炼的艺术,生命的艺术。

面对传统,不惧艰辛。通过他的艺术风貌来看,“逸气”一直贯穿于他的绘画思想中。外得自然之趣,内含豪放之理,落笔草草,一派野逸勃发,涌动生机。风骨高昂,激励心志,所做笔墨皆是“自我对天地”,“峰峦对山河”。不惧是为真,不惧是修行,即便孑然一身面对苍宇,敢为,敢做,敢当,依然是对待大写意艺术最为动情的勇气。

不难看出,大写意艺术早已融入余昌宇的生命和思想中,这关乎他的艺术理想和精神归宿。他的作品总有鸟雀、家禽和花卉、植被相融相合的田园之风。他一直用饱满的内心在咫尺宣纸上赋予物象鲜活的生命。那些从“无”到“有”的建立,那份从“繁”到“简”的取舍,透过时光荏苒,透过岁月沧桑,透过嗅着诗景、诗情、诗心的大自在,那份独守在笔墨里的孤独、坚韧、不甘与勇气,都让他笔下的风景熠熠生辉。

艺术成就:

2002年,作品《待汛》入选全国美术作品展。

2004年,作品《故园秋阳》获“全国中国画作品展”银奖。

2005年,作品《清风》获第二届“莱乡情”全国中国画作品提名展银奖。

2005年,作品《秋园》参加“长江颂”全国中国画提名展优秀奖。

2005年,作品《秋光无限》获“太湖情”全国中国画提名展优秀奖。

2005年,作品《春之歌》入选首届中国写意画作品展。

2005年,作品《觅》入选第十六届国际造型艺术家协会代表大会“美术特展”。

2005年,作品《金秋》入选全国中国画展。

2005年,作品《芦花叠梦》入选中国百家金陵画展。

2005年,作品《云收雨歇》获广东省美展金奖。

2006年,作品《爱巢》获“莱乡情”邀请展优秀奖。

2006年,作品《饮》入选第六届工笔画展。同年应邀为2006年第十三届全国花鸟画展特邀画家。

2006年,作品《芦荡叠梦》为第十三届花鸟画展特邀作品。

2007年,作品《忆江南》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2008年,作品《爱莲图》获第十四届当代花鸟画展创作奖。

2009年,作品《秋色赋》获首届“徐悲鸿奖”中国画展银奖。

2009年,作品《渐入佳境》获中国美协会员作品展优秀奖。

2012年,作品《太阳岛》获北京凤凰岭精英作品展金奖。

2016年,作品《金风送爽》入选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2016年,作品《浦江渔歌》入选“万年浦江”全国中国画花鸟作品展。

2016年,作品《有凤来仪》获“丹青扬州”第二届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优秀奖。

2017年,作品《寨主》入选第五届全国画院美术作品展。

2017年,作品《清风和鸣》收藏于北京京西宾馆。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