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收藏

希腊文物撤拍 疑似天龙山佛像何以无法撤拍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佳士得(纽约)6月悄悄撤下了四件希腊和罗马文物的拍卖,理由是这些古代文物涉嫌来自非法盗掘。在近期苏富比在一场涉及希腊文物的诉讼中败诉,希腊文化部长认为这是追索文物的重大胜利。据悉,在本月香港苏富比进行的一场拍卖中,一件有可能来自天龙山石窟的佛像却以逾231.25万港币成交,成为此场冠军拍品。

何以有这样的对比?

2020年6月5日,香港苏富比拍卖中,一尊砂岩石雕菩萨像以逾231.25万港币成交,这件佛像被认为来自天龙山石窟。

2020年6月5日,香港苏富比拍卖中,一尊砂岩石雕菩萨像以逾231.25万港币成交,这件佛像被认为来自天龙山石窟。

佳士得撤下四件来路存疑的希腊和罗马文物

据英国《卫报》报道,考古学家克里斯托斯·齐罗吉安尼斯教授(Christos Tsirogiannis)在佳士得(纽约)网上拍卖图录上发现了四件文物——古罗马大理石野兔、罗马青铜鹰和两件古希腊陶瓶,并有证据证明它们或为被盗文物。他也对全球知名拍卖行在文物上拍前未能充分核实其出处,以确保文物不是从原籍国非法获取而感到愤怒。

齐罗吉安尼斯曾是剑桥大学的高级考古学家,也是丹麦奥尔胡斯大学高级研究所的副教授,他曾在雅典大学学习考古和艺术史并获得博士学位。他的学术研究主要集中在文物走私网络和被盗文物市场,所以从21世纪初开始,希腊和意大利就向他提供了官方渠道,以便他从警方缉获的涉及非法文物的上万张图像和其他档案材料中找到线索。其中就包括警察从吉安弗兰科·贝奇纳(Gianfranco Becchina)处缉获的文物照片和文件,贝奇纳因非法交易古希腊文物被定罪。

贝奇纳档案中古罗马大理石雕刻野兔,未修复,耳朵破损。

齐罗吉安尼斯震惊于在6月2日至16日佳士得(纽约)举行的线上拍卖中,有四件文物与贝奇纳有明显的联系,但不久发现这四件文物从网上撤下,佳士得方面对此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例如,在“来自詹姆斯和玛丽琳·阿尔斯多夫收藏的古代艺术”专场中,原本拍卖编号为49的文物古罗马大理石雕刻野兔,如今已经被撤下,编号也从48直接跳到了50。据悉,这件野兔雕刻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二至三世纪,估价为2万至3万美元。在齐罗吉安尼斯所见的图片中,野兔耳朵被折断,但在图录中已经修复。“根据贝奇纳的文件,这件野兔是1987年从名为‘Tullio’的劫掠者处以1.3万意大利里拉获得,这比佳士得给出的‘出处’要早。在这场交易中,Tullio还出售给贝奇纳另几件非法获得的、未修复的文物。”

目前佳士得拍卖页上已无49号拍品

齐罗吉安尼斯还从贝奇纳的文件中发现了公元2世纪至3世纪的青铜鹰,这件编号为25的拍品,如今也被跳开了。同样被认为出处有问题的还有“古代文物”拍卖中的已经被撤下的第121号和第113号拍品,这两件文物分别是雅典红绘花瓶(约公元前430-420年)和黑绘带状杯(约在公元前540-530年)。

佳士得拍卖图录上,25号拍品约公元2世纪至3世纪的青铜鹰。

“我所见的是一系列照片是这些文物修复前的样子。这些文物是蒙蒂塞利(Raffaele Monticelli)提供给贝奇纳的,蒙蒂塞利是一名被定罪的中间人,也是贝奇纳从意大利南部获取非法文物的主要供应商之一。”据悉,2002年,蒙蒂塞利因走私非法文物被判处4年监禁。

在近15年中,齐罗吉安尼斯在拍卖行、商业画廊、私人收藏和博物馆中发现了约1100件被劫掠的文物,在归还非法文物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佳士得的一位发言人称:在有关方面提供了新的档案信息后,佳士得已撤下了拍品。我们非常重视我们的研究,也会对提供的额外信息采取适当的行动。”但是齐罗吉安尼斯却认为拍卖行有责任对档案进行有效核查。 他说,自己已经一再提示佳士得将古代文物照片发送给意大利或希腊方面进行确认。“如果他们这样做了,就将在编制图录之前发现问题。”

过去,齐罗吉安尼斯还曾发现2018年苏富比(纽约)拍卖行曾计划出售一件8世纪的希腊青铜马,这件文物与声名扫地的英国古董商罗宾·赛姆斯(Robin Symes)有关。在拍卖进行前一天,希腊政府部门与拍卖行联系,称该物品的来源可疑,应将其归还希腊。虽然当时苏富比与卖家携商撤下了拍品,但却对希腊提起诉讼,声称青铜马是“是已故霍华德·巴内特合法和真诚地获得的”,并要求裁定希腊没有所有权,苏富比可以“合法”出售该作品。但在6月9日举行的庭审中,苏富比败诉,希腊文化部长称赞法院的裁决是各国争取收回文物的重大胜利。

2018年苏富比(纽约)拍卖行曾计划出售的一件8世纪希腊青铜马

龙门佛头、天龙山佛像,缘何在苏富比一件撤拍,一件拍出?

这也让人想到近年来涉及流失中国文物的拍卖,缘何上拍的中国文物追索不易?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很多文物是民国时期流入海外,大多过了追索期限,所以很多时候只能通过捐赠、购买等方式让文物回归。

2018年的龙门佛头和今年6月被认为天龙山佛像的两件拍品,同为苏富比拍卖,一件撤拍,一件以高价拍出,原因为何?

2018年9月, 苏富比“琼肯:中国佛教造像”专场拍卖会中的一件石雕佛头被指系中国洛阳龙门石窟的流失文物。这件佛首石雕预估价达200万到300万美金,是当期拍卖预估价最高的一件拍品。但在拍卖前,发现佛首石雕与上世纪20年代到30年代一名日本摄影师在洛阳龙门石窟拍到的照片非常相似,后经过苏富比与雕像的拥有者、琼肯家族的讨论,最终双方决定将该拍品撤拍。

2018年,一尊唐代石雕佛首在纽约苏富比亮相,后来怀疑佛首实为龙门石窟流失文物,最终撤拍。

据山西晚报与“文博山西”报道,在2020年6月5日,香港苏富比·博古五千拍卖举槌,其中一尊砂岩石雕菩萨像,估价仅15万- 25万港币,在拍卖中引来激烈竞投,结果以逾231.25万港币成交,成为此场冠军拍品。

苏富比图录中对“砂岩石雕菩萨像”的介绍。

这尊“砂岩石雕菩萨像”也是这次拍卖会中,罕见的没有断代的菩萨像,但有文字说明其风格类似中国石窟造像,其中又以天龙山石窟最为接近。然而,在纽约苏富比在2007年拍卖图录中,曾确认这尊菩萨像是唐朝艺术,甚至注明出自天龙山石窟。纽约苏富比当时判定头部是盛唐时期所造,相关文章指其头部的艺术风格,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藏的坐像头部非常接近,故推断同样来自天龙山21号石窟。

“砂岩石雕菩萨像”(左)与天龙山石窟造像的比较图

2007年图录文章还指出:石窟佛像于20世纪初流入市场,当时贩卖石窟佛像的古董商,包括著名的卢芹斋及山中商会。同时还注明了“佛首背面见旧修补”“右前臂及左臀见旧修时遗留的卯眼”“膝下重建”。

苏富比拍卖的菩萨造像是否出自天龙山石窟?

这尊苏富比拍卖的菩萨立像是否为天龙山石窟的流失文物?缘何同一尊造像,在2007年拍卖图录中注明其出处为天龙山石窟,今次拍卖语焉不详?

天龙山石窟博物馆副馆长崔晓东对澎湃新闻表示,他们是在拍卖结束后才获知这个信息,前期没有获得拍卖的相关资料,目前已经跟局里反映这个事,正在论证中。“过去拍卖场上也出现一些天龙山石窟雕像的仿品和赝品,现在还不能确认这件菩萨造像是不是天龙山的。我们正尝试跟拍卖公司联系,并对石窟区进行资料收集,拿一些原始资料做比对。”

针对纽约苏富比曾在2007年拍卖图录中确认这尊菩萨像系出自天龙山石窟的唐朝艺术造像,并推断该件造像可能跟收藏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一尊坐像同样来自天龙山21号石窟。

天龙山石窟旧照

崔晓东对此表示,仅从图片分析,菩萨的头部风格接近天龙山石窟唐代时期的造像,而21窟流失的造像有相当部分保存在私人藏家手里,光凭几张图片还是比较难做论断的。

崔晓东说,天龙山21号窟比较特殊,石窟西面山体崩塌之后,洞窟本体全部被砸毁,因而洞窟的信息不明确,是残损特别厉害的一个洞窟。“这个洞窟的资料收集得也不太全,现在手里掌握的是日本学者当年来天龙山石窟调查的一些资料,而且也是一些老照片,清晰度不是太好。”

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教授李星明在编著《中国文化史迹》时曾到访天龙山石窟,并且进入到大部分洞窟考察。他在看过苏富比图录照片后表示,他没有看到菩萨造像原作,不能做最后的论断,但是从图录照片表现出来的样子,确实跟天龙山唐代的菩萨造像风格非常接近。

被盗走的佛头

“从石质来说,图录标注它是砂岩,天龙山石窟也是砂岩,其石质比较容易风化。如果菩萨颜色上下一致的话,说它是砂岩差不多。从云冈、龙门、天龙山这几个石窟的情况来看,确实跟天龙山石窟的石质非常接近。

从造像风格来看,菩萨头部的造像,还有身躯的造型、衣纹跟天龙山唐代石窟里面的造像风格非常接近,而且看起来还比较精到。”李星明说,天龙山石窟其可贵之处就在于它从东魏开凿一直到盛唐这段时期的风格是比较连续的,能够清楚地反映从东魏到北齐到隋唐风格的变化,可惜就是石窟被破坏得太严重了。

不过李星明也提及,如果要做实出处的话,还需要考虑造像的尺寸、包括断口处与石窟本体残损的石台是否吻合。“上次龙门石窟还保留着残损的石窟本体,而洞窟如果损毁比较严重的话,也很难把佛造像’复原’回去,这也为造像出处认定带来困难”

同为疑似流失文物,缘何一件撤拍,一件高价拍出?

天龙山石窟现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开凿于东魏、北齐、隋唐时期,距今约1500年,现存洞窟25座,大小石佛造像500余尊。它也是国内损毁最严重的石窟。1918年,日本人关野贞重新发现天龙山石窟,引起世界轰动的同时,也招来了大规模的盗凿活动,约160件文物流失海外,除了第九窟摩崖石刻的弥勒大像头部保存比较完整,多数石窟造像身首异处,几乎没有完整的造像了。

据称,日本古董商人山中定次郎曾两度考察天龙山石窟,1927 年前后所有散失海外的天龙山石窟造像名品,几乎都是通过他的山中商会交易到海外的。

天龙山前的山中定次郎及等待运送佛首的马车

2018年的龙门佛头和今年6月被认为天龙山佛像的两件拍品,同为苏富比拍卖,缘何一件撤拍,一件以高价拍出?

社会文物学者、文物鉴藏者阳新对澎湃新闻表示,他在2018年在苏富比撤拍前就提出,苏富比佛首出自龙门。在他看来,此次苏富比拍出的“砂岩石雕菩萨像”是否出自天龙山石窟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撑。“因为没有准确的考据,这件菩萨像是圆雕,且有多处修补的痕迹。但这件菩萨像又被山中商会图录收录过,所以只能说有出自天龙山石窟的可能性。”据他所知,大陆地区的相关专家也去了现场,但也无法确定该佛像来自天龙山石窟。所以这次被认为来自天龙山石窟的佛像与此前龙门佛像相比缺乏确凿的证据。

1934年(昭和9年),东京上野公园内举行的中国雕刻展图录中可见这尊佛像,这也是目前已知最早的刊有该佛像的图录。 阳新 供图

“其实在海外市场上还存有很多来自中国龙门、云冈、天龙山石窟早年被盗佛像,虽然业内一眼就能辨出,但因为缺乏足够的证据和确凿的考据,所以让其回归不易。”阳新说。

相较这次的拍卖,上次龙门石窟还保留着残损的石窟本体,而且在《支那文化史迹》找到了日本学者拍摄的文物被盗前的老照片,通过比对照片、佛首尺寸、断口处等,几乎找到了其就是龙门石窟流失文物的“铁证”。而这次既没有发现菩萨立像的原始图像资料,而洞窟如果损毁比较严重的话,也很难把佛造像“复原”回去,缺乏确凿证据。

据崔晓东介绍,近些年,天龙山石窟跟美国芝加哥大学等合作,在全世界9个国家的近30座博物馆进行佛造像的三维数据采集,不过很多保存在私人藏家手里的佛造像就不太能面世,数据采集不便。这也为后续信息的比对,造像出处的认定带来一定的困难。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