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收藏

从0到4400万 周春芽凭的是什么?

新浪收藏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2017年,在中国当代艺术拍卖持续下行表现的同时,周春芽作品的行情却异军突起,堪称本年度拍得最好的当代艺术家。以年度总成交额而论,周春芽1.87亿元位列第二,仅次于曾梵志。而在高价方面,周春芽标志性的“石头”、“绿狗”和“桃花”精品也接连刷新纪录,极大地带动了中低端市场的活跃性,“桃花”更是一画难求。

相似的局面在5年前也曾上演,面对2012年风声鹤唳的市场调整,周春芽曾逆势称雄,不仅创造了其个人历史上最高的成交总额,也位列当年的艺术家拍卖榜首。

在中国当代艺术市场,随风起舞的大有人在,但在市场下行时屹立不倒的屈指可数,周春芽是其中之一。

有人说他是市场中的一个异数,没有太多天价作品,成熟的作品价位稳定在200至500万左右,但几乎每场当代艺术拍卖都少不了他的“山石”、“绿狗”或者“桃花”。

那么,屡次面对市场环境的剧烈波动, 却总能逆流而上,周春芽凭借的究竟是什么?

独一无二的周春芽

当代艺术家分很多种,有些喜欢追逐形而上、有些介入社会、还有人故弄玄虚。。。。。。周春芽的绘画属于里面最为朴实、易懂的,不过如果与其他当代艺术家相比较,他却又是特立独行,难以界定一个。

和罗中立、何多苓、张晓刚等艺术家一样,周春芽也是四川美院恢复高考后最早的一批学生。但不同于张晓刚早期的坎坷经历,周春芽在1981年26岁时即凭借《藏族新一代》获得“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二等奖,与罗中立、何多苓等几乎同时成名,毕业后进入体制内工作,在86年赴德国留学前主要是乡土写实的风格。

86年到89年留学德国期间,受到德国新表现主义的影响,创作风格发生重大转折,回国后又受到八大、黄宾虹等传统古典绘画的影响,此后艺术风格一直沿着这个脉络演进。周春芽的个人经历与学院派的罗中立等和社会批判的张晓刚等都截然不同,很难将他归入某个群体或画派之中。

周春芽重视绘画的表现力,关注个人体验和情绪的表达,但由于作品政治性不强,与社会现实的关联也不大,所以他在1979年的“星星美展”、“85新潮”、1989年的“中国现代艺术展”以及1993年的45届威尼斯双年展等中国当代艺术史上的关键事件中,一直缺席。因此,在2005-08年期间的第一波当代艺术上升期中,周春芽并不是市场和学术的焦点。

但中国当代艺术此后经历了近10年的调整,认同和评判标准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曾经跟随西方的“观念至上”逐渐被更具文化特征、更重表达能力的个人趣味所取代。以往作为少数派的周春芽,却正契合了变化中的审美风向,因此嗅觉灵敏的市场也给出了明显的反馈。

周春芽的市场特征明显:创作量大,进入市场的作品多,流通广。其目前的上拍数量是曾梵志、张晓刚等指标当代艺术家的2-3倍,在中国油画艺术家中甚至超过朱德群和陈逸飞,仅次于赵无极。虽然创作量大,但周春芽创作系列多样化且不显得重复单调,无论早期的“藏民”、中期的“石头风景”和“绿狗”或是近期的“桃花”、“园林”,每个系列都各有千秋又一脉相承。

而且周春芽作品从90年代起经过了台湾和内地艺术机构的成功运作,在中港台以及东南亚华人圈都有着深厚的市场基础,加之国际资本介入少,价格稳定,流通能力强,因此只要是成熟作品就都能拍出高价,没有价格断层。如新作 “园林系列”,在市场上的表现完全不逊于符号性更强、创作年代更早的“绿狗”,而标志性的“桃花”系列更是市场追逐的热点。

周春芽的好人缘同样也是他的加分项,每次重要个展开幕,都是国内艺术界重量级艺术家和藏家的聚会。热衷公益,帮助残疾人发起慈善基金,为其建立社会口碑。如今往来于成都和上海两地,周春芽与重庆、北京、台湾的艺术圈也都能保持良好关系,左右逢源,对于运作和经营自己,有经验也有分寸。

综合以上特点,造就了今天独一无二的周春芽,进而成就了其作品的独特价值。从创作风格和市场行情上来看,唯一能和周春芽进行类比的是刘炜,也是当下市场的热点之一,但如果通过以上方式进行细致分析,不难看出两者差异。

从0到4400万,周春芽的价格是怎么涨起来的?

周春芽的市场是小火慢焙一点一点经营起来的,没有火箭式的暴涨,但也没有暴跌。

1989年周春芽回国后,其作品开始被台湾人收藏,九十年代初是台湾艺术市场的鼎盛期,当时华人艺术品拍卖还没有起步,画廊是台湾市场的中坚力量。但由于竞争的激烈,台湾画廊已经很难独立代理到本土的艺术家,于是眼光开始转向海外和大陆,已经小有名气的周春芽当时被台湾北庄艺术公司看中。1992年,北庄老板林永山开始代理周春芽,此后的二十余年间,陆续有寒舍空间、罗芙奥和中诚拍卖、大未来林舍和几家国内画廊接力运作。因此周春芽市场是从台湾起步,逐步扩散至香港、内地以及东南亚地区。

1994年,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成立,也有了中国大陆第一次油画专场拍卖。周春芽的《黑色的线条·红色的人体》即进入其中,估价4.5-5.5万元。这件作品曾荣获1992年广州首届九十年代艺术双年展学术奖,是周春芽从西藏题材转向表现主义最重要的作品,但可惜并没有成交。2008年匡时春拍,这件作品时隔14年后再次上拍,其重要价值才被重新发现,以319.2万元成交。2年后,又再度出现在2010年匡时秋拍,价格翻了一倍,以683.2万元成交。

从图表1中可以看出,1994-2005的12年间,周春芽作品的总成交额虽然只有877万元,上拍件数也只有61件,但每年都有作品上拍。在中国的油画艺术家中,能从市场初创期至今不间断的出现在拍卖市场上的,只有陈逸飞和周春芽两人。

2006年由于纽约苏富比春拍的拉动,中国当代艺术的价格开始一路飙升,在这场关键性的拍卖中,周春芽有一件《桃花》上拍,成交价43.58万元,高出预估价不多,但并没有成为亮点。这场拍卖之后,中国当代艺术暴涨的导火索被正式引燃,张晓刚等人纷纷开始冲击千万元大关。周春芽紧随其后,在2006年一共上拍141件作品,各项指标上都刷新了自己的个人纪录。2007年,价格更是快步攀升,在成交量变化不大的情况下,成交额和成交均价都翻了一倍,最高价作品《石头系列》拍出760万。

2008年春拍,有五位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单价突破了四千万,但到08年秋,形势一落千丈,涨得最猛的作品开始急剧贬值,直至2010年都处在调整周期。在此期间,周春芽同样遭遇起伏,上拍量和成交额较2007年双降,但由于周春芽价格绝大多数处在中游,一直未有过千万的作品出现,买家范围较广,因此在调整期中并不算狼狈,成交率仍保持在80%以上,很快恢复了元气。

盘面一直稳健,但没有过千万高价作品出现,使周春芽与一线艺术家始终有一线差距。2011年,尤伦斯在香港释出其藏品,层出不穷的高价带动了中国当代艺术的第二波热潮。周春芽的重要作品虽不在尤伦斯收藏体系当中,但他同样在2011年实现价格的突破。

2011年北京秋拍中,周春芽早期名作《剪羊毛》和成熟期《红石》在嘉德和翰海分别以3047.5万元和1046.5万元成交,首次突破千万,而这两件作品的买家均是王薇,也就是今天的龙美术馆。此外,周春芽最早的五件“绿狗”系列之一《月下情人》也在2011年的保利拍出977.5万元。各个系列全面开花,再加上高价对市场的刺激,周春芽成交额较2010年翻了一番,作品均价也有近50%的上涨,至今稳定在150-200万区间内。

在市场整体回归调整期的2012年,周春芽逆势称雄,完成2.46亿元的年度成交额,并有4件作品过千万成交。不过周春芽市场根基并不在高价端,在接下去的2013-14年,周春芽虽然只有《藏族新一代》过3000万成交,但100-500万区间市场的活跃令其市场一直维持在较高的水准,仅次于曾梵志,稳居第二。

真正的危机出现在2015年,香港市场国际化趋势显现,面对二十世纪华人大师、日韩及东南亚艺术和西方现当代艺术的夹击,处于高价禁锢和价值认同双重困境的中国当代艺术面临内外交困。资本和收藏方向的大范围转移,使中国当代艺术的市场份额在2015、16年连续出现严重下滑。

2015和2016年,周春芽受整体环境影响行情下滑,虽然同样的情况在2009年也出现过,但新变数是,周春芽作品的成交率即市场流通能力也出现滑坡,100-500万元的核心价格区间作品也出现多次流拍,年度成交额落到第7位,出现前所未有的信心危机。

由于当下大多数专业藏家的需求进入释出普品,置换代表性精品的阶段,要想拉动市场,高价精品显得尤为关键。因此2017年周春芽3件代表性作品释出,既有市场因素,也多少有救市和挽回信心的意味。而结果无疑是令人满意的,周春芽的《湖边》(1449万)、《3个TT》(2357.5万)和《中国风景》(4472.5万)都刷新了各自系列的最高价,而后者也打破了《剪羊毛》的周春芽个人拍卖纪录。

在高价精品的刺激下,虽然2017年仍是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下行区间,但周春芽强势回归,不仅中高端市场重新活跃起来,成交率也稳定在80%的正常水准,平均价格受高价拉动,到达300万元以上,总成交额1.87亿为历史第三高位,艺术家排名也重回第二。

价格区间

高价作品固然重要,但却不是周春芽市场的根本。迄今为止,周春芽上拍的作品已达1456件,在现当代艺术版块,仅次于赵无极。虽然其中也有部分重复上拍的作品,但除去相同的作品,通过对比可以估算,其在拍卖市场上流通的作品数量仍然超过陈逸飞和朱德群,是张晓刚、曾梵志等人的两倍左右。

超千万元的作品一项,周春芽相比其他一线艺术家并不算多,仅有10件,最高价也仅属于中段水平。根据图表3中的数据,周春芽的上拍量基本呈金字塔结构,而成交额则大致呈现为纺锤形,是一个相对理想的价格结构。

其中100-300万上拍数量仅次于50万以下拍品为27%,而成交额则占总额的33%,代表了周春芽的平均价位;300-500万作品虽然在数量上比500-100万元作品多25件,但在成交额占比上却低于后者,说明该价格区间的作品还有一定的不饱空间,如果周春芽行情稳定或上涨,50-300万元区间的作品还将有一定的上升空间。

而在上拍区域方面,周春芽作品在中港台和海外等十个主要城市都有作品上拍,其中北京份额最大,其次是台湾、香港、上海、杭州等地,拍卖地点十分多元化。

“红石”“绿狗”、“桃花”争奇斗艳,哪个才是市场焦点?

四十年余的创作生涯中,周春芽进行过很多题材和系列的尝试,为便于分析,我们根据作品的题材和风格将周春芽市面上的作品分为六类:1986年前和1989到1992年间创作的“藏民肖像”系列;1990年开始一直延续到2004年左右的“石头风景”系列;从1995年开始延续到现在的“绿狗”系列;2006年开始集中创作的雕塑系列;2005年开始创作并不断演变至今的“桃花风景”系列;以及2012年开始融会贯通,集中更多传统趣味的“园林”系列。

根据图表5,六类作品中,上拍件数和成交件数最多、百万级作品数量最多、单价最高、成交额比重最大,成交率最高的都是“石头风景”系列,是周春芽市场的基础。需要说明的是“石头风景”系列是一个统称,涵盖了周春芽1990年开始的十几年间创作的大部分作品,这些作品中以画“石头”最多,“风景”则包括花、瓶花、树枝、山水等等,此外,还有一些肖像、人体以及其他作品。这一系列虽然作品数量最多,但大部分作品的创作都处于探索性阶段,为方便市场分析,且创作时间相连因此全部归在一起。

“树枝”和“红石”

“石头风景”中有两个系列作品值得一提。其一是创作量虽然不多,但风格上自成一体,尺幅也较大的“树枝”系列,周春芽在“树枝”中对蓝色的尝试非常成功,此后周春芽使用蓝色的作品不多,这也增强了这几幅作品的独特价值。“树枝”系列有三件尺幅较大,2017年出现在嘉德秋拍中刷新周春芽拍卖纪录的《中国风景》即是其中最后出现的一件。其他两件曾在2014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中以844万港元成交,以及2006年在上海泓盛以225.5万元成交。

另外一个是“石头”系列,创作时间从周春芽回国后开始,一直延续至2005年。虽然期间也在不停的更换着新的描绘对象,但正是通过“石头”,周春芽才第一次将新表现主义与古典文人画两种不同时空的艺术气质自然的结合在一起,确立了自己的独特的艺术语言。

根据创作的时间顺序和每阶段艺术风格的转变,“石头”系列大致可以再分成假山石、雅安上里、红石、太湖石、山水精神等五个种类,在实际的创作中,这几种类别的“石头”并没有明确的分野。其中1994年的“红石”系列开启了周春芽用一种颜色统领整个画面的先河,直接影响了“绿狗”的诞生。因此,“石头”系列是周春芽艺术得以成立的根本,这一系列作品的创作周期最长、作品量最大、变化也最丰富。

市场表现方面,《石头系列——雅安上里》2012年拍得2990万,这件大尺幅三联画,也是 “石头”系列的最高价。另有两幅《红石》于2011年和2012年在北京分别过千万,但考虑到当时为市场高点,存在一定的溢价。从近几年《红石》的成交价格来看,尺寸在150x120cm左右的成熟期《红石》价格应在500万元左右。

“绿狗”系列

如果说“红石”是周春芽艺术语言的基础,那么“绿狗”横空出世之后,似乎一下拉近了周春芽和当代艺术的距离,这主要是因为“绿狗”的艺术语言让周春芽飞步追上了当代艺术的步伐。

“绿狗”的出现源于周春芽描绘其爱犬“黑根”过程中的一些意外,原本只是局部的尝试,后来扩展为整体的绿色。以1999年“黑根”去世为限,周春芽的“绿狗”也在前后呈现两种不同的质感,前期“绿狗”通体碧绿,安静的居于画布中间,扮出各种夸张而又讨人喜爱的姿态。

而后期“绿狗”碧绿改为墨绿色,舌头的红色被进一步放大强调,甚至成为画面的焦点,传达出血淋淋的攻击性,在2007年前后的创作中,绿狗作品的尺幅也越来越大,笔触重新得到强调,绿狗的毛发、眼神也变得更具象起来。

作为周春芽最具符号性的系列作品,“绿狗”在上拍量、成交量、百万级作品的数量、最高单价和总成交额方面等各方面均位于第二位。虽然整体价格较“石头”系列高出不少,但高价部分一直缺失,直到2017年才有第一件过千万成交。

对“绿狗”作品而言,这个想法诞生的意义要大过此后技术上的突破,因此1997年第一批作品具有独特的意义。2017年以前“绿狗”系列最高价也均出现在这一系列中。不过2004年后极具水墨特色的“绿狗”在风格上最为成熟,视觉上增加暴力感,也增添了更多暧昧意味。整体价格虽不如早期,但由于后期作品尺幅更大,却意外地率先突破了“绿狗”系列的价格天花板。

“桃花”、“园林”系列

2005年3月,周春芽在成都龙泉山游玩时开始注意到遍山盛开的桃花,被桃花“野”和“艳”的特色所吸引,并开始创作“桃花”系列。“桃花”系列虽然受创作时间限制,在市场规模上不如“红石”和“绿狗”,但作品均价却是周春芽所有系列中最高的。

在早期的“桃花”系列中,周春芽会将一些红色的人体加入其中,双重的暧昧暗示强化了周春芽自绿狗中一直不断暗示的对“性”的追问。而在2010年以后,周春芽的“桃花”花朵变得大且具象,精致取代了写意,作品再度回归到单纯的风景。

2012年后,顺着这条脉络,周春芽将“太湖石”和“桃花”等先前系列融合,结合对四王、四僧等艺术家的解读,以及生活境遇的变化,和多次出游扬州、苏州等地园林的经历,转向“园林”系列的创作,新作中周春芽的“园林”变得不再急迫于表达自我情绪,画面变得更为平稳,同时其对中国传统的研究也更多地表现在画面中,甚至有种超然脱俗的安逸感。

在市场表现方面,“桃花”系列是近两年的周春芽市场中反响最强的系列作品,但凡精品出现总有高价出现,其中纯粹表现风景的“桃花”相比早期带入人物的同系列作品价位更高,线索上也与其“园林”系列保持了连贯性。2017年,周春芽2015年的《湖边》在匡时拍出1449万元,为“桃花”系列最高价,当年出现在市场中的10件“桃花”也全部成交,每平米价格超过180万元。

“园林”系列由于为新作,市场反响并没有太过强烈,虽然《豫园》借“桃花”之热,达到862.5万元的系列高价,但并不意味着新作的艺术价值就一定高于后者。

从图表6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更直观地了解,周春芽“石头风景”、“绿狗”和“桃花”等主要系列作品在每个年份对市场整体的影响。其中“西藏肖像”由于精品少,一直占比不高,但2011和2013年《剪羊毛》和《藏族新一代》不出意外地创造了高价,是周春芽作品中最为稀缺的一个系列。“石头风景”作品多,涵盖范围广,一直是周春芽市场的基础,“雅安”和“红石”在推动周春芽市场上扬扮演了重要角色,但由于周春芽作品重复成交率不高,尤其成熟期精品大多收藏于美术馆中,不再流通于市场,因此随着资源减少,成交额也被新作取代。

“绿狗”是周春芽最有符号性、最当代化的系列,成交额每年都稳定在25%左右,但“绿狗”系列经过多次演变,语言也逐渐发生了变化,藏家认同方面一直存在暧昧空间,因此也是周春芽作品中价格波动最大的系列。而“桃花”和一脉相承的新作“园林”则在近两年颇受市场欢迎,作为其作品体系中最具装饰性的系列,“桃花”获得的关注并不局限在收藏圈,收藏人群最广,平均价最高,溢价也较高,已逐渐成为周春芽的市场主力,但要注意不宜过分盲目。

结语:周春芽的独特性和深厚资历,让他成为2017年当代艺术市场表现最亮眼的艺术家,长期来看也是最稳健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之一。他对中国传统绘画精神的继承和突破很容易被中国买家接受,也得到了非常一致的市场反馈。难得的是,长期来看,艺术家的上涨动能依然充足,风险低。在各系列作品都有新纪录诞生的时段,可以预见受其纪录带动的千万级高价作品将会逐步增多,100-500万级作品也将会更为充实。

来源:雅昌艺术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