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收藏

文物拍卖公司的陷阱

上海警方介绍,这是一起新型的文物诈骗案。那么,这些年来,文物诈骗的“水”有多深?文物藏家又是如何被步步诱导而踏入陷阱的呢?

小店女服务员成“竞拍”上百万文物藏品的“富婆”

2017年6月13日上午8点多,上海市虹口区一家大酒店的大会议厅内,上海精唐拍卖公司的一场大型文物藏品拍卖会即将开始。穿戴光鲜的男男女女陆续进场,47岁的朱丽叶今天特意穿了一件宝蓝色连衣裙,搭配一条润泽的珍珠项链,看上去气质典雅。到达会场门口,熟练地在门口礼宾台签到,拿好拍卖牌,工作人员瞬间在她手心里塞了一张小纸条。朱丽叶若无其事地转身离开,在一个小角落,她翻看小纸条,上面印着“257/2”,她明白,这是要她在第257号藏品拍卖时,举两次牌参与“竞拍”。

其实,拍卖前,朱丽叶已和精唐拍卖公司的拍卖人员小吕多次联系,知道第257号藏品是一只清朝时的龙珠杯,拍卖公司对龙珠杯藏家吹嘘的保底价是300万元。竞拍开始,小吕和朱丽叶互换眼色,拍卖师报出100万元的起拍价,不少买家觉得这只龙珠杯根本不值100万元,举牌竞价者寥寥无几。其间,朱丽叶两次报价“竞拍”,始终不超过300万元。最终,全场对龙珠杯的报价,最高的是朱丽叶的180万元。但由于朱丽叶的报价低于龙珠杯的保底价300万元,按相关规定,买卖不能成交,龙珠杯最终“流拍”。

拍卖结束,朱丽叶圆满完成“任务”,前往酒店一小房间里,从精唐拍卖公司的工作人员处,领到200元劳务费和50元午饭补贴。其实,这并不是朱丽叶第一次来“竞拍”了,她只是一名普通的小餐饮店服务员,年薪不到4万元,连上千元的衣服都只有一两件,更别说去拍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文物藏品了。那么,她为什么会参加竞拍?而她拿到的补贴又是什么?她和精唐拍卖公司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其实,说穿了,朱丽叶就是精唐拍卖公司请来的“托儿”,和那天拍卖会开始进场的一两百人一样,他们全都是“托儿”,有各自的“拍卖任务”,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导致藏品“流拍”。正是在这些“托儿”的“努力”下,拍卖会进行两个多小时,没有一件文物藏品成交。早已紧盯精唐拍卖公司的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经侦支队警员,冲入会场,捣毁了这个诈骗团伙。

精唐拍卖公司成立于2014年,是以经营中国古董文物艺术品为主的综合性拍卖公司,总部设立于上海市,在香港、澳门等地均设有办事处。在各大媒体、网站上,不难看到他们公司的广告及拍卖活动。每年,精唐拍卖公司都会举办三到五场大型拍卖会,有的在日本等境外,有的在国内一二线城市的五星级大酒店内,场面很大。精唐拍卖公司不断吹嘘公司的规模与实力,吸引很多文物藏家来咨询,并委托他们拍卖自己的藏品。

如此“有规模有实力”的拍卖公司,为什么要花钱雇“托儿”,导演一场场猫儿腻重重的大型拍卖会?其实,这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骗取文物藏家的“专家鉴定费”“宣传推广费”等,至今,已有9000多名文物藏家被骗,涉案金额4600万元。

百元纪念币成80万“文物”,还没拍出先付6万“鉴定费”

江西省抚州市的张登,是被精唐拍卖公司害得比较惨的一个人。60多岁的张登是名退休工人,年轻时就喜欢收藏一些古董文物,两三年前,他从当地的古玩市场,淘了两枚孙中山像的钱币,和一些圈里的人分享时,有人认为这两枚钱币价值不菲。张登觉得自己可能淘到宝了,经上网查询,他查到了上海精唐拍卖公司。

2016年4月9日,张登揣着这两枚钱币,找到位于虹口区的精唐拍卖公司,看到该公司办公楼规模不小,办公人员似乎都很忙的样子,楼道里挂着《拍卖经营批准证书》。业务经理贾晓辉接待了张登,张登拿出包了里三层外三层的钱币,贾晓辉戴上手套,用一个铺着红色丝绒布的盘子,接过硬币,用放大镜翻来覆去看了许久。4月的天气,还有些寒冷,张登的脑门上却冒出了汗,他不停观察着贾晓辉的表情。贾晓辉一会儿神色紧张,一会儿表情惊讶,张登大气也不敢出,更不敢问一句,好像自己吹一口气,就会把贾晓辉手里的钱币吹跑了。

“经理,李老师在你那里吗?我有件藏品想请他看一看⋯⋯”贾晓辉转身打电话,张登竖起耳朵,听到了一些。不一会儿,贾晓辉笑着回来:“张叔叔,您要喝点什么?咖啡还是茶,橙汁也有,您饿不饿,我叫他们给您买点吃的。”张登觉得贾晓辉的态度,比之前愈发好了,凭直觉,自己的钱币估计真的价值不菲。

不一会儿,门口来了一个穿着唐装、头发灰白的老者,贾晓辉连忙迎上去:“李老师,您请坐。”贾晓辉向张登介绍,这是他们公司特聘的文物鉴定专家李金杰。李金杰神色淡定,坐下后,拿起钱币看了看,低声对贾晓辉说了几句,张登再次竖起耳朵,不过这次他什么也没能听到。

很快,李老师起身离开,贾晓辉握着张登的手说:“张叔叔,您好有眼光啊,我一定帮您办好这事,您放心。”“你估计⋯⋯多少钱,李老师怎么说?”这是张登进精唐拍卖公司后好几次要吐出的话,这回终于憋不住了。贾晓辉说:“我给您填张单子,李老师说了,这是真品,初步估计80万。”

张登一听,拉着贾晓辉的手不停地问:“真的吗?这么多,太谢谢你了。”随后,张登跟贾晓辉去填了一系列单子,还拿着钱币,让他们拍了很多照片。在最后签订拍卖合同时,贾晓辉突然神秘地拉住张登说:“张叔叔,今年年底我们公司在日本东京有场拍卖会,我这边有名额,把您的藏品送过去,那里说不定能拍到上百万呢,只是⋯⋯”张登一听,钱币的身价又涨了20多万,激动得晕头转向:“可是什么?你说呀,急死我了,我要做什么?”贾晓辉说,要交两万元费用,包含鉴定费及去日本拍卖的手续费等。张登当场同意,拿出银行卡,在精唐拍卖公司的财务室里刷了两万元。临走,张登按照合约,把两枚钱币留在精唐拍卖公司。

从公司出来,天色已有些昏暗,张登还是有些兴奋,他给老伴儿宋田打电话,但他没说钱币能拍出的价格,也没说交了两万元,他想等日本拍卖会后,给老伴儿一个惊喜。

2016年10月底,贾晓辉联系张登,说去日本拍卖的藏品,都要进行电视宣传,让张登交4万元宣传费。张登有些犹豫,但贾晓辉说,此次拍卖会规模空前,有上千件价值连城的藏品,如果不参加电视宣传,成交价会不如人意。张登咬咬牙,两万元已经出了,4万元如果不交,有点前功尽弃,但这么多钱,他一下子拿不出。于是,张登打电话给多年的老朋友,说有急用,借了两万元。就这样,张登加上自己的两万元,凑足4万元,根据贾晓辉提供的银行账号,汇了过去。

日本拍卖会,于2016年11月23日如期而至。张登顺利来到日本东京,进入一家高档酒店,参加拍卖会。但贾晓辉说,公司规定,只能在拍卖自己的文物藏品时进入会场。张登只好在会场外等着,好不容易轮到自己了,他进入拍卖会场,找角落的位置坐下,心脏几乎要跳出胸口。

“孙中山像钱币两枚,起拍价20万⋯⋯”随着拍卖师一声槌响,现场一片寂静,张登有些失望,眼巴巴环顾四周,好一会儿,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举牌,叫价25万元,之后没人追价。最终,因25万远远低于钱币的保底价80万元,钱币以流拍告终。整个过程不过十多分钟,张登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80万元就泡汤了,贾晓辉事后安慰他:“没关系,我们一定会再找机会,把钱币卖出去的。”

此次日本之行,张登灰头土脸,他向朋友打听,上网查询,联系到和精唐拍卖公司有过合作的20多名文物藏家,发现他们每次参加拍卖,藏品都流拍了。张登这才意识到,自己落入了一个骗局。

  文物鉴定费、宣传推广费,骗你没商量

类似张登这样的受害人,放眼全国,有9000多人,而张登并不是被骗最多的。纵观精唐拍卖公司的诈骗过程,可谓细致周密,他们花大价钱租办公楼,在各大媒体网络上投放广告,租高档场地办拍卖会,为的就是吸引更多的文物藏家。精唐拍卖公司声称不会收取文物藏家任何参拍费用,但他们收取的文物鉴定费、宣传推广费等,都以数万元计。一旦有文物藏家带着藏品上门,公司便会热情接待,其中不乏所谓的“资深鉴宝师”和“媒体记者”的采访,目的就是将文物藏品吹出一个“天价”。有一名姓庄的江苏男子,从朋友处获赠的一枚价值100元左右的纪念币,在精唐拍卖公司的“鉴宝师”鉴定下,成了价值150万的稀有纪念币。

但凡是文物藏家,都希望藏品卖出的价格越高越好,精唐拍卖公司正是利用了对方这个心理,在给藏品估出天价后,便怂恿文物藏家购买他们的推广服务,包括让拍品登上国际专业鉴宝杂志《投资艺术》、送拍品去海外拍卖、微信公众号和电视媒体推广等多项增值服务,其费用从6000元至4万元不等。精唐拍卖公司声称,只要经过这些推广和包装,藏品的价值必然会更高。几番吹捧和怂恿下,不少文物藏家都会购买这些推广服务,并签署委托拍卖的相关协议。而即使藏品流拍后,这些钱也都没办法要回来。

事实上,这些推广服务完全都是精唐拍卖公司凭空编造出来的,所谓的国际鉴宝专业杂志《投资艺术》是该公司将网上摘抄的内容自行排版、印刷的自办刊物。为了增加可信度,该公司还在此刊物背后印上了300元港币的发行价格。然而,所有的文物藏品最终命运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流拍。所谓流拍,就是买家最终的出价,没有达到精唐拍卖公司和文物藏家之间协定的“保底价”,而这个虚高的“保底价”正是精唐拍卖公司的“鉴宝师们”吹嘘出来的。每次买家的最终出价都低于这个“保底价”并非巧合,因为现场所有的买家都是精唐拍卖公司雇用的“托儿”。买家的举牌次数可控,每次举牌加价固定,保证了每次竞拍都不会超过“保底价”,一切都在精唐公司的可控范围内。

对于“只有拍卖自己的藏品时,文物藏家才能进入拍卖会场观看”这一精唐拍卖公司的“特殊”规定,是因公司怕所有文物藏家发现藏品都被“流拍”的事实。来自武汉的王丽美女士,想去参加精唐拍卖公司在上海组织的一场精品拍卖会,该公司业务员设置种种理由不让王丽美参加,说要参加的话要交5万元。

除了大型拍卖会外,精唐拍卖公司会在公司内部举行几场小型的拍卖会,会上都是公司内部人员互相竞拍藏品,造成公司业务始终在“正规运转”的假象。

上海虹口公安分局经侦支队民警周巍介绍,文物藏品流通领域有两大不确定性:文物价值不确定性,文物鉴定需要长久阅历和丰富的知识,就算是有一定历史的物品,价格也难有标准;拍卖结果和收费有不确定性,流拍在拍卖领域也是正常现象,而且服务收费也没有统一的标准。正是这样的“不确定性”导致不法者有机可乘。

办案民警还谈到这样一个案例:2014年9月,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女商人陈女士,因生意负债百万,想卖掉自己收藏的著名国画家黄胄的“双驴图”和两件“元青花”瓷器。在朋友赵先生陪同下,陈女士前往上海一家公司作鉴定。鉴定结果,陈女士的货全是真品,“双驴图”市场价值500万元,两件“元青花”市场价值200万元。该公司还承诺,只要陈女士预付35000元 “中介费”,他们马上拍卖。结果,陈女士付了钱,但物品被“流拍”。事后,陈女士和赵先生发生争执,赵先生一怒之下把陈女士杀害,沉尸江底。其实,陈女士找到的这家上海公司,和精唐拍卖公司玩的骗局如出一辙,这血淋淋的教训,足以让藏家们惊醒。

(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