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收藏

31.5亿港币16项拍卖纪录 苏富比天价神话

新浪收藏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雅昌艺术网讯)经过5天的激烈竞拍,香港蘇富比2017秋拍于10月3日下午收槌,总成交额逾31.5亿港币,整体成交率86%,涨幅高达43.1%。同时产生了16项世界拍卖纪录,北宋汝窑天青釉洗以2.943亿港币的成交价刷新中国瓷器世界拍卖纪录;清乾隆御制白玉瓜棱式羊首掐丝珐琅提梁茶壶以7550万港币的成交价刷新玉雕世界拍卖纪录。

除此之外,14位艺术家刷新了个人作品拍卖纪录:朱沅芷、王镇庚、萧勤、李元佳、吾妻兼治郎、梁远苇、上前智佑、朴栖甫、正延正俊、森田子龙、KAWS、阮嘉智、井上有一、邓芬。

让空气凝固的胶着竞逐 天价汝窑应运而生

于10月3日上拍的世界上仅存四件、品相完美的乐从堂旧藏北宋汝窑天青釉洗,无疑是此次香港蘇富比秋拍的最大亮点。上一次汝窑现身拍场已是五年前的事了,2012年,一件私人收藏的汝窑天青釉葵花洗曾拍出2.0786亿港币的天价。所以业界乐观地认为此次的北宋汝窑天青釉笔洗突破2亿是轻轻松松的事,它将注定会创造一个让人回味的神话。

3日上午10点20,“俊雅清凝——乐从堂藏宋瓷精粹”专场举槌开拍,15件宋瓷精品一一亮相,前四件宋瓷亦拍出了不俗的价格,汝窑天青釉笔洗第五位“出场”。到场观众骤然增加,不少人都略有兴奋地期待这一竞拍盛况。起拍价不过8000万港币,但很快就飞速往上飙升,开始还有好几位藏家竞价,到后来似乎只剩下现场的一位举牌者和一位电话委托还在竞逐。

价格趋近2亿,现场叫价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思考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价格的变化如同两位胶着缠斗的竞技者,在2亿港币之后,竞价等待时间逾长,整场的氛围似乎有些躁动,不少观众认为可能落槌已在咫尺。不过峰回路转,一位新的买家委托现场人举牌,加入竞投,一切又都充满了变数。在2.5亿时,一度又停滞了相当长的时间,但现场此刻反而安静得如同空气凝固,大家都知道:天价即将产生!最终,历经20多分钟、30多次的叫价,拍卖师落槌,让人惊呼的数字定格在2.6亿港币,成交价2.943亿港币。

此次上拍的北宋汝窑天青釉洗原为台北鸿禧美术馆的旧藏,鸿禧美术馆隶属鸿禧艺术文教基金会,以中国传统文化的收藏、保护、展览与研究推广为主,文物总数超过三万多件,堪称世界级的私人美术馆,素有“台北小故宫”之称。2000年这件汝窑天青釉洗被曹兴诚买走。收藏17年后再次拍卖。

说到每次汝窑现身拍场总能创造天价,不得不先从汝窑本身聊起。宋瓷的造型、色泽、工艺几乎已经达到了中国瓷器史上的审美高峰,而汝窑又是这其中当之无愧的“王者”。据说“汝窑”是艺术皇帝宋徽宗一声令下创造出来的,当大臣请宋徽宗指示要烧出什么釉色的瓷器时,徽宗说:“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而实质上,天青色瓷器的烧制应该在五代的耀州窑就已经开始了,但在颜色上应该离现在我们看到的天青色还有一段相当的距离。经过100年左右的沉淀,汝窑终于是在徽宗时期实现了精品迭出的盛景。

相比于五代耀州窑的原始天青釉,汝窑的瓷器釉色更加接近于天空色,这种色泽既有蓝色之冷,又兼具绿色之暖,是一种冷暖适中、优雅合谐的色调,是最适合视觉审美的一种颜色。

而从釉色来说,汝窑也更加厚重,一般来说此前的瓷器,采用的高温釉是石灰釉,这种有在高温下流动性强,因此只在瓷器表面烧成薄薄一层,但烧成后玻璃感强,通透性高。但到宋代,陶瓷工匠发明了石灰碱釉。汝窑瓷器就用的是石灰碱釉,和石灰釉相反,在烧制时,石灰碱釉的流动性差,因此合适层层堆叠烧成厚釉。汝窑瓷器的釉层,比起前辈唐秘色瓷,厚了将近一倍。石灰碱釉烧成后,釉质凝厚产生了乳浊感。有一种“似玉”的质感。而且汝窑的釉层极均匀规整,甚至在唇口、转弯拐角处,釉层都能保持厚薄一致。更保证了“似玉”的质感。这也是汝窑走上古代瓷器顶峰的另一个重要审美因素。

而且汝窑瓷器造型大都多姿婀娜,又简洁古朴,线条优美挺秀,使得汝窑瓷器的器型优雅大方。

除了本身颜色、玉质感、造型的优势之外,烧造时间短、存世数量少导致的稀缺性又成为汝窑备受瞩目的一大因素。北宋灭亡,作为艺术顶峰的汝窑就此湮灭,它存在的时间不过短短数十年,在历史长河中仿佛昙花一现,连南宋人都有“近尤难得”的感叹。也正因如此,很长时间以来,连汝窑窑址在哪里都成为了一个历史悬案。直到2000年前后,随着汝窑遗址在今天河南省宝丰县清凉寺村出土,才解决了这一千古疑案。

从北宋灭亡直到今天,千年之间只有不到80件汝窑瓷器流传于世(不包括2000年以后考古发掘找到的10余件),传世的汝窑瓷器不是纳于深宫大内,就是藏于富贵之家,世间只留下“纵有家财万贯,不如汝瓷一片”的慨叹。

2012年,以2.0786亿天价成交的那件汝窑天青釉葵花洗在开拍前,被估价6000万至8000万港币,但当时普遍认为,这样的估价略显保守,按当时明清官窑精品频繁破亿的市场价格,这个价钱连顶级的明清官窑都买不到。而此次汝窑的起拍价在8000万港币,似乎拍场仍旧延续了偏保守的作风,但从结果上来看,这样的保守也不无道理,它一方面反映了提供汝窑瓷器的藏家对拍行的信任,另一方面也是对精品的一种潜藏的自信。

而2012年,在当时以明清官窑瓷器为主导的收藏市场中,那件汝窑洗创出的高价显然只是一个特例,不太可能在市场上引领出一波高古瓷的行情,最多也只是在价格层面体现极少出现在市场上的宋瓷应有的市场价值,比较可能的是通过产生的高价效应在审美层面让很多如今一味追求和喜好图案繁缛、制作精美的明清官窑的买家对中国高古瓷有更多的认识和了解。

但时隔五年后的今天,再次刷新纪录的这件北宋汝窑天青釉洗却呈现出不一样的效应,引领一波高古瓷行情也不再是可望不可即的事。诚然,它是一件在整个专场中价格突兀、“高处不胜寒”的精品,但纵观整个乐从堂旧藏拍卖:北宋定窑白釉釦口弦纹三足奁式炉以1500万港币落槌;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葵式盘以1200万港币落槌;宋至金钧窑月白釉紫斑折沿盘以420万港币落槌;南宋吉州窑鹧鸪釉梅瓶以300万港币落槌……全场成交的12件宋瓷交出了3.648亿港币的惊人成绩单。

这说明不仅珍稀的汝窑备受追捧,宋代各个窑口瓷器也自有一群偏爱的受众,这样各有层级的收藏喜好似乎有望撑起整个宋瓷收藏的价位保障。

如果说之前蘇富比在宋瓷的拍卖还处于试探性的尝试阶段,那么这次有了珍稀汝窑的“坐镇”,他们在宋瓷专场的“精”上下足了功夫。蘇富比中国东南亚区董事、中国艺术品部资深专家沈恩文说,由于此次有重器的出现,不少平时不是专门收藏宋瓷的藏家似乎也积极参与进来,因为这样的精品,从投资、收藏来说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从藏家的分布来看,中国内地藏家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台湾藏家一直也很关注此板块。欧美、日本的藏家之前也很积极参与,但随着重器价格的飙升,渐渐有所淡出。

而由于此次专场的成功举办、天价汝窑的诞生,相信未来会有更多藏家会关注宋瓷。沈恩文说,有着八九百年历史、品相好的宋瓷也很难找到。之前很多藏家收藏明清的瓷器,但随着经验、品位的沉淀,可能会追求一些像宋瓷这样比较简单的审美,这是一个慢慢寻根溯源的过程。而在宋瓷领域中,除了汝窑这样的天价拍品,还有很多价位不一的窑口、器型,适合各个level的藏家选择性收藏。

不仅如此,紧随乐从堂专场拍卖之后的5场中国艺术品都斩获了不俗的成绩:蘇富比香港特别仇焱旧藏明宣德时青花缠枝莲托八吉祥合盌设置一专场,最终以5128万港币成交;“龙恩泽施 — 英伦女史重要收藏”总成交额为5003万港币,当中的明宣德青花夔龙罐以3553万港币成交。蘇富比香港2017秋拍三场瓷器总成交额为逾4.66亿港币。“密慧禪心-菩薩道珍藏及其他佛教藝術精品”则以1.3亿港币圆满收官。

而于下午举行的中国艺术品专场仍旧火爆,总成交额为3.33亿港币,其中清乾隆御制白玉瓜棱式羊首掐丝珐琅提梁茶壶以7550万港币的成交价刷新玉雕世界拍卖纪录,明永樂青花折枝花果紋梅瓶则以2766万港币位居该场第二。而包含瓷器、佛像、文玩在内的整个中国艺术品6场拍卖创造了9.4亿港元的总成交额。

深耕力掘近现代书画精品 现当代艺术依旧璀璨夺目

然而,就算在天价汝窑的光辉下,依旧掩不住书画专场在苏富比拍卖中大放异彩。中国古代书画专场共推出110件标的,总成交额为1.22亿港币,成交率高达80%。中国书画专场共推出291件标的,总成交额为5.2亿港币,成交率高达85.2%。

古代书画专场以元代张雨致伯清信札领衔,2650万港币成交。张雨是宋崇国公张九成的后代,他多才艺,工诗文,善书画,在元末尤以诗享誉文坛,曾为好友倪瓒称道“贞居真人诗文、字画皆为本朝道品第一”。《致伯清信札》是张文魁旧藏,2016年5月中国嘉德春拍中以2.07亿元成交的曾巩《局事帖》便是其旧藏。此《致伯清信札》曾于中国嘉德2011年秋拍中以1495万元成交。

而唐寅绘制、文徵明题写的《群卉图卷》估价虽为600~800万港币,但最终以2050万港币成交,很有趣的是,这幅合作并不是在唐寅在世时完成,而是文徵明在唐寅辞世12年之后题写的。

在中国书画专场,李可染《千岩竞秀万壑争流》以1.22亿港币成交,为本季度香港蘇富比中国书画所有板块的最高价作品,同时也是李可染第6件亿元级别的作品,但也是香港蘇富比第一件李可染过亿元的拍品,在此之前,香港蘇富比保持的李可染作品拍卖价格一直停留在2007年秋拍,李可染《娄山关词意》的1175万港币。

傅抱石《西山夜渡图》最终以9300万港币高价成交,被上海藏家刘益谦收入其龙美术馆, 这一件傅抱石作品是首次出现在拍卖市场中,是傅抱石应法籍越南人杜安的嘱托,为其父亲所创作的作。张大千《秋山岚翠》估价为800-1200万港币,但是最终是以2170万港币成交。张大千创作这件作品时,正居住在巴西的八德园,这一时期是张大千泼墨创作的盛期。

不难看出,蘇富比除了对古代书画的孜孜以求外,亦坚持对近现代书画精品深耕力掘,张大千、李可染、傅抱石、溥儒、吴冠中、林风眠等一直为此拍场的中流砥柱,以保证这一板块的稳健推进。在力保稳健之余,一些略显小众的书画家如朱屺瞻、黄君璧等的作品也时有其中。而作为地处岭南之地的香港拍场,蘇富比也兼顾岭南画派的审美倾向,高剑父、关山月、黎雄才、邓芬等岭南画派的代表人物也是书画专场不可或缺的座上宾。如此的搭配,造就了书画专场不俗的成绩:有75%以上的拍品以超过估价的价格成交。其中,超过亿元成交的作品有1件;成交价在1000万-1亿港币的作品有5件;成交价在500万-1000万港币的作品有15件;成交价在100万-500万港币的作品有72件;其他另有239件作品的成交价格是在100万港币以内。

而一直是蘇富比重头戏的现当代艺术晚拍于9月30日推出,共斩获7.1亿港币,成交率高达93%。不仅重点作品:朱沅芷《工业之轮在纽约》(成交价1.528亿港币)、常玉《花豹》(成交价7941万港币)、赵无极《09.01.63》(成交价7603万港币)等以远超估价成交,其余包括西方现当代艺术、日韩、东南亚、中国当代艺术品也交出了不俗的成绩单。这表明,蘇富比以20世纪名家为推介核心,适当掺杂西方当代艺术、日韩、东南亚及中国当代艺术的多元组合策略在这次晚拍的尝试中得到了藏家积极的回应。

除此之外,“瑰丽珠宝及翡翠首饰”也以5.04亿港币的成交额震撼全场,其中,由BHAGAT设计的“缅甸鸽血红”红宝石配钻石戒指以8170万港币成交,稳居全场拍品之最;圆形足色全美钻石以3891万港币成交,位列第二。更值一提的是,Woolworth-yard天然翡翠配钻石项链被43位电话竞标者与在场藏家反复争夺,最终910万港币成交,为估价的23倍。

来源:雅昌艺术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